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如果世界只剩最後一天 (all葉)

*跟親友腦洞出來的東西

*有借之前看到某篇韓葉(博主忘了篇名)裡老韓買回帳號卡給葉修的梗,該篇作者看到如果不希望梗被借用麻煩私我我會修改的

*作者語死早,趕腳有諸多BUG,歡迎捉蟲

*角色ooc有,木有報社,隱晦all葉ryyyy





如果世界剩下最後一天。


當新聞開始大肆播報世界只剩最後一天,政治名嘴們還在爭鬥著,藝人們被爭相採訪著,媒體到處訪問著,話題無一不離世界末日。

所有人都惶惶不安,甚至心如死灰。

在這樣特殊且不容忽視的日子,興新的眾人仍舊過著與平日無異的生活,只是多開了台電視,報導著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只是往往高棚滿坐的位置上空無一人,彷彿都在藉著空曠的座位訴說著沒人願意再把僅存的時間浪費在一處虛擬的時空。


陳果依舊坐在櫃臺,只是開著自從戰隊創立後便極少登錄的逐煙霞,慢慢的晃了一圈神之領域的風景,翻翻公會裡頭長長幾頁的成員名單即使多數都是暗著的,收收幾個從不同城市不約而同寄來的包裹,再逐一放進葉修房間。


唐柔還是窩在最初陳果為她和葉修留下的位置,手裡快速的操作著寒煙柔打木樁似的攻擊野圖BOSS,換做以往身邊早已圍滿人群,野圖BOSS身邊也定會圍滿一圈又一圈蓄勢待發的人潮,但現在卻無論哪兒都空曠無比。


包子難得的腦迴路沒跑偏兒,正正經經的坐在訓練室裡,控制著包子入侵一板磚一拋沙的往寒煙柔身前的BOSS打去,嘴裡還是哼著自創的小調,只是不復以往輕快。


喬一帆來到興新後第一次回去搗鼓了灰月,操著已經有些生疏的技巧刷了另一處的BOSS,壓著一寸灰帳號卡的水杯已經空了很久。


方銳開著海無量從索克薩爾那兒一個捉雲手就把BOSS抓回了灰月身邊,坐在訓練室與另外兩人並排的身影難得不那麼猥瑣,但那也只是人,海無量倒是沒下限依然。


安文逸跟羅輯則是一個禮拜前新聞公佈世界末日時便訂了單程機票一起走了,連著帳號卡也一起帶走,即使人不在大本營了,小手冰涼跟昧光倆熟到不能再熟的名字也依舊閃爍在一長串灰色的公會名單裡。


伍晨只比安文逸他們晚了一天離開,同樣的帶離了帳號卡,在最後一天有著興新公會會長稱號的曉槍也準時的在榮耀亮起。


關榕飛則是用盡了興新倉庫中所有材料,又搗鼓出了一批80級橙武後,便踏著伍晨的後腳也離開了興新,可他卻甚麼也沒帶走,掛著研究室之名的小房間,堆滿了紙本文書,一切猶如他人還在似的。


蘇沐橙則是坐在陳果身邊,當初與葉修一起吃著紅燒牛肉麵味兒的泡麵的那位置上,看著最新一集的韓劇,正是結局的前一集,在蘇沐橙不斷回拉進度條下,這結局前吊人胃口的一幕被播放了不下十次,最後終於在蘇沐橙起身回房後完整的播完了一次。


而葉修難得的沒有打開電腦,而是逐一拆開了陳果拿進他房裡,那來自各個城市不同人手裡的包裹,一邊拿起剛剛喬一帆送來的開水喝了個精光。


他先拿起來最為輕薄的包裹,那是一封信,屬名是喻文州,信裡除了提到魏琛上次買的機票是去他們那兒了,還跟他借了索克薩爾的號,葉修估計著剛才方銳喊著今天喻文州手速提高不少云云的對象八成是魏琛,他琢磨了下還是決定不告訴方銳,除此之外喻文州還提了些讓葉修難得不嘲諷的心裡話。


再來是明顯厚了不少而且有參考別人送禮之嫌的黃少天牌信件,洋洋灑灑二十張雙面信紙全寫滿,葉修估摸著重點不過也就四個字,他輕笑了下把信重新折好,疊回了喻文州的信件上方,又拆開了下一份物件。


裡頭是一只純白的錄音筆,上頭被轉印貼弄上了一槍穿雲四個大字,葉修看了下寄件人,確定上面寫的是周澤楷這才詫異的按下播放鍵,後輩沉穩的聲線透過音波在他的小房間裡震動起來,難得對方說的話遠遠超過十五個字,葉修除了從裡頭聽出一絲靦腆,還微妙的體會了一把欣慰感。


待播放結束,葉修拆開了標示著江波濤的包裹,那是個正方形的盒子,有點沉,打開後裡頭放著的是一封閉式的水族箱,裡頭只有純粹的造景,還是輪回主場的樣式,浩大的場地被縮成袖珍般的大小,上面隱隱刻著幾個英文字母,帶來了別樣的風情,他笑著心想江波濤大大還真是個橫豎都是水的男人。


放下水族箱,葉修盯著包裹外頭狂狷的韓文清三個字,思考著這個十年宿敵會寄甚麼給他?沉澱澱的便利袋裝著的是件外套,背後的圖樣設計是榮耀的徽章,口袋露出了一角,葉修好奇的伸手掏了掏,才發現裡頭是張只些了幾個字的小卡,中間還夾了張榮耀帳號卡,一翻面他才訝異的發現那竟是一葉之秋的帳號卡。


葉修抿著嘴把那曾經陪伴他許久的帳號卡擺到君莫笑帳號卡旁邊,著手拆起下一份包裹,黑色絨面的長方型盒子裡擺了隻錶,金色的錶框襯著黑色的錶帶略顯沉著卻也不失大方,挺有張新杰的風格,他把錶往後一翻,後頭別出心裁的雕了串即便26個字母都認不全卻仍舊能夠明白的一小段話。


他重新把盒子蓋上收進抽屜,一邊打開了從他手裡拿了四亞的張佳樂寄來的包裹,不比老韓寄來的衣服輕多少,那是一本幾乎每翻一頁便有一朵壓花的花語大全,葉修翻開了被張佳樂用書籤夾起的一頁,看著裡頭的乾燥四葉草,又對照一旁書上的花語葉修笑了出聲,便把書籤夾了回去,自此空曠的書架上多了一本畫風不符的書籍。


葉修稍微整理了下身邊堆滿的包裝紙,才打開了王杰西寄來的禮物,那是條項鍊,大小兩個環相扣,上頭還鐫刻著繁瑣的花紋,中間則垂了個名牌刻著他的名字,葉修想著大眼不愧是大小眼送的禮物也沒對稱過,一邊將項鍊當成吊飾掛在一旁。


除去這些熟面孔,倒也有挺多許久未見的朋友和職業選手都給他捎了信,葉修一一看完後都將信件收進了抽屜,待房間整理好後,他換了衣服便下了樓。


在樓梯間遇到了也正準備下樓的蘇沐橙,兩人相視而笑,異口同聲的朝著陳果喊了聲出門,陳果猜道這兩人要去哪,倒也沒有攔截人的打算,只是撈起了包包跟著倆人一道去了。


葉修和蘇沐橙沒有說甚麼,三人平平淡淡的就好比從前每一次的探訪,如果除去陳果因為世界末日即將到來導致交通工具幾乎全罷工,害他們招不到計程車而跳腳的話。


由於叫不到車,三人只好漫步去陵園,等到了目的地,天空已經開始染上橙黃,葉修隨手摘了路邊的野花後便與陳果兵分二路,與蘇沐橙一起前去蘇沐秋的墓前。


蘇沐秋的墓前很乾淨,上次來時留下的花已經被他們僱的清潔大媽掃了個乾淨,葉修把方才隨手摘的花擺到墳前,保養得宜的手指劃過逐漸模糊的石刻文字,他緩緩的開口,低沉且溫和的聲音找不著以往的嘲諷。


「沐秋,明天見。」葉修這麼說著。








THE-END

评论(13)
热度(53)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