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戰緣 04 (傘修/all葉)

*作者語死早
*私設滾滾來
*角色ooc
*戰事戰術苦手作者作死的節奏
*作者即將邁入我流更的行列(欠揍
*認真更一把,作者努力周更嚶嚶

*傘哥終於被提到了(抹淚 / 莫凡上線



§ 戰緣-04 §





「咳…該回神了,說正經事呢。」
葉修伸出食指輕輕在對面的桌案上敲了幾下。

「啊,抱歉走神了。」陳果頓了下,才又端起杯子故作神情自若的喝了幾口。

葉修沒有戳破對方,只是從懷裡拿出先前揣著的草紙,並將其攤在桌上,展開的草紙上赫然畫著以興欣為中央繪製的地圖。

「你怎麼會有這個?」陳果訝異,這份地圖上除了各國地理位置外,甚至還被標明了哪些地方易攻,何處又難守,委實精細。

「地圖是跟榕飛討的,標記是我註明的,妳看這。」葉修停頓了下,用手點了點興欣隔壁一塊相鄰的土地。

「此處為舊嘉世,跟它相鄰的國家只有我們,再過去一點便是霸圖、藍雨、微草這三國。」語落,他又將手移到遠一點的地域。

「輪回太遠,手伸不到這兒,雷霆跟百花礙於地理位置,嘉世這片地他們未必需要也不一定拿的下。至於,處於此處的皇風跟呼嘯…可能忍不到談判的時候,會搶著頭開戰。」葉修抽了口菸草,拿著毛筆在皇風和呼嘯的國土上分別畫上圈,又接著說道:

「皇風和呼嘯相同,邊疆都靠著蠻族。近年來土地被侵犯得厲害,兩邊除了要攻打蠻族還得擴張領土,嘉世的位置正合適,離得近又剛被滅國。我們唯一慶幸的是他們還未有聯手的跡象。」

陳果沈默了下,這才開口:「方銳離皇風的邊塞挺近,要不派他去刺探軍情?」

「如果被發現真打起來了,還能順便試試關尚書那批兵器,倒不失一舉二得。」陳果思索了下說道,一邊在皇風的邊疆用手指敲了敲。

「……恩這個方法可行,不過不能讓方銳去。萬一被發現可就打草驚蛇了,咱們沒萬全準備,不一定能以最低傷亡打贏,派莫凡去吧!潛入皇風國境,若真要開打力求一擊得勝。」葉修摸了摸下巴說道,一邊抬眼看著陳果的反應。

陳果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停頓了一下才猛然抬頭拍手道好,「好,就這樣決定了!莫凡的確是個好人選,一帆!幫我喚莫凡來!」語落,門外的喬一帆應了聲好,便踏著步伐傳令去了。




過沒多久,只見一個沉著臉色的少年踏著無聲的步伐進入陳果的寢宮,他摘下戴在臉上的面具,朝著陳果微微頷首,卻是明顯無視了一旁坐著自顧自朝他微笑的葉修。

「莫凡,來。」陳果朝少年揮了揮手,這個一身黑的少年是她的隱衛,若非她的親信親自替她傳喚,是絕不可能喊動對方的,不過葉修雖也身為親信,但這點他卻是個例外,但凡是葉修去喚
莫凡,十次必定有九次找不著人,剩餘的那一次還是來不及躲被逮個正著,陳果對此已經無語許久了。

「莫凡見過皇上。」待門被帶上後,莫凡才走到陳果面前單膝下跪參見,少年的聲音略低沉,介於男人與少年間,不比喬一帆年長多少的年紀卻能擔任隱衛一職,能力也不容小覷,正因此陳果才會贊同葉修的提議,讓莫凡擔起刺探敵情的重責。

「平身吧,不用多禮。這次喚你來,是有些事要託付你。」

聽聞陳果的話,莫凡抬起頭,眼裡有著明顯的疑惑。

「知道嘉世那塊地吧,為了避免一些小眾趁著咱們不注意給撈走,所以我跟皇上商量了下,決定派你前去邊疆潛入皇風,並定時回報。」葉修接著陳果的話如是說道。

莫凡顯然是一臉不想理那答腔人的表情,他一直都不懂皇上怎麼會讓這般煩人的傢伙坐上大將軍並統御興新除了御林軍外的所有軍隊,但每每在看見對方創下的戰績,他又不得不把這些想法再咽回肚子裡去,導致他也越來越討厭見到這大將軍的臉。

「當奸細?」莫凡壓底聲線回問,雖然告知的人是他所討厭的傢伙,但能被委任重責卻是令他感到驚喜的。

「嗯。」葉修瞇起雙眼笑著答到,又喚了莫凡上前觀看地圖。

「這次要你潛入的不只皇風,還有皇風的鄰國,呼嘯。」他伸手點了點圖上的兩國,語帶笑意的看著年輕隱衛眼底閃過的精光,他知道這人終有一日能成大事,不過就是過於獨來獨往無法指派領頭的事務。

莫凡沒有回話,只是在心底掂量著自己的能力能否完成任務,沒多久葉修便見莫凡朝著他輕點了頭,便算是答應了。

「莫凡你這是答應了?」陳果也看見了對方細微的動作,輕聲問著。

「恩。」莫凡沒有誇甚麼海口,只是堅定且沉穩的回了個單音節,卻也是這個舉動讓陳果與葉修都放心下來,他倆都明白,莫凡不會輕易的答應任務,但凡允諾下卻是拼死也會完成。

葉修微微一笑,解開了腰間配著的橙色中國結遞給了莫凡,「這是爺上次出兵嘉世時沐橙給保平安的,現在給你了,一切注意安危。」

莫凡有些吃驚的接過對方遞上的繩結,握在手心的物件還殘留著餘溫,他看著葉修沒有回話。

「別介,我這兒還有一個呢。」語落葉修從領口拉出了條鍊子,墜飾是個簡單的鏤空葉狀,中間刻了個蘇字,上頭隱隱透露著歲月的痕跡,待莫凡看清後他又再度小心的將鍊子收回衣領。

莫凡和陳果默契的沒有提出疑問,關於嘉世最初的大將軍跟葉修的那些事他們聽的不多
卻也稱不上少,看見鍊子上的蘇字,倆人自然也明白了那另一層葉修未說出口的含義。







T.B.C

评论(2)
热度(10)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