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百鬼夜行。(傘修)

*陰陽師paro,一發完結,HE灑糖
*極度隱晦all葉,依舊未全員出場
*私設妥妥,作者趕腳ooc
*趕腳作者不務正業很久了,讓我卡一下戰緣吧(不
*只是想腦個式神傘哥x陰陽師葉修







*******


月蝕之日,百鬼盡出,是為百鬼夜行。

黑夜噬光火,搖曳的樹林晃過一道持傘身影,轉眼消逝,然後便是落櫻紛至百鬼皆醒,隨即鬼怪紛來踏至遂成夜行。





一頭頂烏紗帽的青年緩步至櫻花樹下,手執的法器鈴叮作響,寬大的袖襬隨風輕晃,他瞇起雙眼望著北方的樹林,口中的低喃被風吹散,即便是身後的判官也來不及聽清。

「葉長官,明晚正值月蝕之日,下官前來請示巡街的人選,不知是否打擾到您了?」站在後方的男人臉帶笑意語調溫和,宛若一陣微風,讓人感到舒適。

「明晚百鬼夜行啊…派少天跟小周去吧,光靠少天那嘴上功夫就足以嚇跑一群妖魔鬼怪了。」手持法器的青年笑了出聲,像是被自己的話逗笑了,他輕輕撥開纏在髮上的花瓣,側著頭看著身後的男人,微弱的月光透過樹枝間的隙縫灑落在他臉上,「不過…文州你啊,應該不只這事找我吧?」略低沉的嗓音撫過男人的耳畔。

被喚做文州的青年愣了下,隨即便露出微笑,「前輩還是一樣這麼一針見血,那麼前輩您能猜到我的問題麼?」喻文州問道,一邊脫下身上的外掛往對方看似單薄的身子披上。

聽見對方換成了過往的的稱呼,身上被披了還殘有對方溫度的外掛,葉修有些發愣,但沒多久嘴角又回復成不久前的弧度,語帶輕佻的應著: 「不就是式神麼?哥這麼多年沒跟著式神不都過來了,也沒見哪個傢伙帶著式神贏過我呢。」

「但前輩你可是陰陽頭,太久沒有式神,下面的人不但不會信服,上面的人也會懷疑的。」喻文州有些擔憂的看著樹下的青年。

葉修動了動脣瓣,正當喻文州以為他又要像從前一樣打著幌子,避開選擇式神這事時,他聽清了葉修吐露的話。

「不會有那種事發生,明天…就讓你看看哥認定的式神。」向來懶散的雙眼染上熠熠光輝,耀眼的讓人不忍移開目光。

「…認定的式神嗎?那麼我就拭目以待了,前輩。」喻文州瞇著眼像是想把現在的畫面刻進腦海,對方雖然是答應了尋找式神一事,但他卻不禁忌妒起那名讓葉修惦記的式神。

「那必須的,既然你要問的問完了,那哥先回去了。」語落,葉修便拍掉身上幾不可見的灰塵,披著對方的外掛離開了。

留下喻文州一人,襯著月光凝視他離去的背影。




翌日傍晚,葉修坐在房內整了整服儀,纖長的手指撥弄著盤裡的沙,畫出了一只眼睛,隨即便有人撥開珠簾走了進來。

「好久不見了啊,大眼。」葉修頭也不抬的繼續進行手中的動作,只是朝了來人丟下這麼一席話。

「恩,不順便算算我準備來做甚麼?」被戲弄的喚做大眼的男人其實叫做王杰西,只是因為天生的大小眼而不免被眼前的人調笑一番,他朝葉修回了句話後,便在對方面前席地而坐。

「除了打聽我將來的式神還能有甚麼事?我還得算算月蝕前有幾個人會來掀我珠簾呢。」葉修抬頭朝王杰西勾出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隨即又接了下去: 「等會兒不就知道了?哥都不急了你們急甚麼呢。」

王杰西沒有應聲,葉修也沒有再說下去,只是攤開手掌把朱沙盤抹平,空氣間流轉著微妙的沈默,風從窗口吹入晃動了簾子,發出窸窣聲響,也順道帶起了兩人的細髮,樹影重重漸漸與夜色融為一體,月色逐漸朦朧,在今晚終將化為潑墨般的黑。

最後王杰西終究耐不住沈默,一把壓住對方手腕,輕聲說道:「我們能不急嗎?你真正簽訂契約的第一位式神,就不能透露點?」

葉修笑笑,點燃放在一旁的煙斗抽了幾口,擺動了下被壓住的手腕在沙盤裡勾出一傘字,「這就是提示了。好了,大眼你該走了,等等老韓跟小江還要過來呢。」

「又是你算的?」

「呵呵。」

最後王杰西到離去前仍不曉得那兩人的拜訪是事前預定,亦或是被葉修算出,他也不知道,究竟韓文清跟江波濤最後有沒有出現。

因為,月蝕之刻來臨,百鬼皆出。

陰陽寮內的所有陰陽師幾乎都出動了,十年一次與月蝕重疊的百鬼夜行將是陰陽師最為忙碌的一夜,由滑飄親自帶領、並且獲得極陰之時的鬼怪們向來不容小覷。

而站在前線嚴正以待的正是由葉修所帶領的陰陽師們。

陰風陣陣刮過臉頰,突然捲起滿地落櫻,所有站在前方戒備的陰陽師都面露詫異,除了葉修,只見他嘴角勾起微笑,將手中法器往地上輕敲兩下,頓時櫻花消散,露出一道持傘的身影。

站在不遠處看的王杰西見了在心底詫異,難道這便是葉修口中的式神?

光火晃動照亮了人影,那是個面貌姣好的青年,隨著他轉動紙傘的頻率,周圍也開始出現了妖怪的身影,陰陽師之中不曉得是誰喊出了滑瓢二字,勾的青年笑了出聲。

伴隨著笑聲的,還有青年落地的身影。

「葉修…他們說我是滑瓢呢。」語落,青年傾身靠向葉修,嘴角掛著意味深長的笑容。

葉修沒有閃避,反倒是從懷中掏出一串珠子掛上青年的脖頸,朗聲說道: 「從前是啊! 但現在…你只是我的式神。」

看著眼前的人眼中明晃晃的笑意與得意,青年只是用紙傘遮擋兩人的身影,傾身吻住了葉修,貼著脣畔輕聲說道:「錯了,現在…我只是你的蘇沐秋。」

葉修只是笑著回擁。








「喂、給你個機會做哥的式神吧!」

「孩子你還太年輕了哈哈。」

「你可別小看我!哥的陰陽五行強的很!」

「是是,不然這樣吧,這給你。若是你十年後成為陰陽寮的頭兒,我便答應做你的式神。」

「這是甚麼?」

「卻邪,能幫助你的法器。」

「我知道了,屆時除了當我的式神,你還得答應告訴我真名。」

「好,一言為定。」

「你等著吧!十年定讓你成為我的式神,滑瓢。」

那日少年眉飛色舞的神情,註定了他必為他所服。






THE-END

评论(6)
热度(35)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