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三年一班逗比實記 (多CP)

*說好的逗比,一發完結
*標題就是個來亂的
*角色依舊趕腳OOC
*私心佔了個all葉TAG
*腦洞源於機油班上老師玩大冒險出的題目
*文筆不過關啊……






******


榮耀高中一直是個以多元教學出名的學校,今天老師們的教學依舊努力朝多元化前進著呢!



看了下課表,葉修一如往常的準備前往三年一班教課,臨出導辦前巧遇了剛從三年一班下課的魏琛,對方異於以往的沒有丟給他一串垃圾話,反倒是拍了他的肩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我說老魏你這是吃到老馮的藥是不?怪怪的啊你。」

「嘿嘿,佛曰不可說、不可說啊。」

「嘖嘖憑你這沒節操沒下限的小心臟能聽到佛語?好了,哥先去上課了。」

結束了最終還是無可避免的垃圾話互噴後,葉修抄起了教材便去上課了。


踏進三年一班的教室沒有應該出現的噪音,所有人安靜的可怕,正當他思考著這群小鬼是不是又想了甚麼心髒的法子要來整他時,偶爾會犯傻的班長方銳此刻特正經的站了起來,並且面向他一臉嚴肅的慢慢抬起了手。

正當葉修以為對方要說甚麼重要的事時,方銳突然大吼了一聲: 「吃我一記龜、派、氣、功! ! 」並且順勢朝他做了個發射的動作,葉修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因為曾經被呼悠的穿了裙子因此被戲稱為吳女士的吳羽策同學便從座位上殺了出來,跳到葉修面前抄起一只粉筆直指方銳,轉了一圈吶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老師!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一邊筆直的將粉筆朝方銳臉上砸去。

「我靠吳女士你不是吧!說好不砸臉的!」方銳朝一邊閃去,失了目標的粉筆就這樣砸中了方銳身後的張佳樂。

「我說你們今天是都吃錯藥了吧?吳女士你看看你的準頭還得練練啊,這都砸到樂樂了。還有方銳,隔壁班的林敬言同學今天忘記帶藥給你了呢?」葉修一邊看著臭著一張臉把卡在髮上的粉筆撥掉的張佳樂,一邊走到講臺上將教材放下。

撥掉粉筆的張佳樂抬頭看了葉修一眼,默默背了書包站起身來,「老師我心好累…所以我決定,我是超、人,我要飛回家!」語落,不等葉修說話就擺出超人的標準姿勢,閉上眼睛一副準備赴死的表情,直直的朝著門口衝去,然後………就這樣撞在剛剛被人順手帶上的門板。

「靠是哪個傢伙把門關起來的!!!不是早套好不關門的嗎?!我嚓痛死我了。」張佳樂痛不欲生的捂著臉蹲在門板前,一直坐在位置上喬一帆看著蹲在地上的同學靦腆的笑著說了「不好意思、我、我忘記了,對不起。」

眼睜睜的看著一切發生的葉修,只是一邊在黑板上寫著教學的東西,一邊朝著張佳了說著:「幸運E同學你要回家老師准了啊、記得叫孫哲平把你領回去啊。」

「葉修有你這樣做老師的嗎?!!」張佳樂同學嚶嚶嚶的跑去隔壁班找孫哲平老師了。

「我這不是正在做麼。」葉修嘲諷的笑了,但轉身後他頓時笑不出來了。

一直被稱做二翔的孫翔同學真的犯了個二,只見他一腳跨在桌上一腳踩著椅子,擺弄著手比了個象鼻子,學了幾聲象叫後跳下了桌椅,連著身邊的同學握了一整排手,這才脹紅著臉坐下。

「……二翔同學我謹代表你家監護人小事情老師,告訴你下課記得去看病啊。」葉修看著孫翔肩膀抖了一抖。

孫翔同學憤怒表示葉修你妹!葉修邪魅一笑,喲孫翔同學敢罵沐橙不怕隔壁蘇老師挾怨報復啊,孫翔收穫一記嘲諷HP唰唰唰地歸零了。

看見孫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靡在椅子上時,葉修覺得自己終於可以開始上課時,他略心痛的發現他不該忘記這個班級若是抽風絕不會少的一個人,黃少天同學。

你看,這不是發作了麼。

只見黃少天拍了拍坐在前面的班草周澤楷的肩,待對方轉過身來後,看著葉修張開了嘴: 「喂本劍聖很宣你啊還不快點跟本劍聖在一起啊!喂你怎麼都不說話啊我說我宣你啊!」

「呃…我…不。」

「你倒是快點答應我啊說話啊本劍聖可是先自降身價先告白了啊你怎麼可以不能答應啊你怎麼還不快答應啊你說啊說啊說啊!!」

「不…我…喜歡…」

「快點答應啊本劍聖都跟你說了幾聲我宣你了啊你咋地還不答應啊你怎麼可以不答應啊快跟本劍聖說你也宣我啊快哦再給你一次機會過了可就沒了啊!」

「我…不…老師。」

「還不答應!!我靠靠靠本劍聖就是傻才會喜歡你這麼久啊啊再喜歡你本劍聖就是傻逼啊!!」

「我說少天啊你跟小周告白一直看著我做啥呢?」葉修闔上書看著黃少天似笑非笑。

「那個黃同學,隊長的意思是他喜歡葉老師不喜歡你。」周澤楷的同桌兼籃球隊隊友江波濤默默轉身達成了翻譯的成就。

同時被兩邊夾擊的黃少天同學不願意了,轉向一旁向同桌兼劍道社社長的喻文州大大請求支援,只見喻文州接收到黃少天同學的小眼神後,站起身來準確無誤的傳達了黃煩煩的意思: 「老師,少天看著你是想跟你傳達我們對你的喜歡,之所以會叫了周同學是因為那是上節魏老師佈置的作業。」賣完隊友的喻文州大大微微一笑,優雅的坐回位置上。

「哦~我就說你們班今天怎麼集體抽風呢,原來是老魏玩我呢。」葉修挑眉,拍掉手上的粉筆灰,「好了好了都玩完了唄,那來上課了啊。」

三年一班頓時感受到了一陣寒意,替上一堂表演課的魏老師在心底點上了一根蠟。




下了課回去辦公室的葉修看見了自己的同居人也回到座位上了,他走過去拉開一旁的椅子在對方身邊坐下,然後把頭抵在那個備課的人肩上。

「哎蘇大大哥的心好累啊,不來根菸安慰下哥受傷的心靈?」葉修表示自己的菸被對方控管實在是件不人道的事,連心累的時候都沒個東西安慰下。

「恩…我看下,下節老魏的課排在我後邊呢,至於菸呢回家在說唄。」蘇沐秋看著課表呵呵一笑,葉修大大表示心髒是會傳染的啊。



至於接著蘇沐秋後邊上課的魏琛感受到了來自心髒的惡意。








THE-END

评论(8)
热度(7)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