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戰緣 序+01 (主傘修 / all葉 / 多cp)

*重寫了,所以小夥伴們快忘了前面幾章吧,後面都要砍的ry

*照舊,滷煮葉神NC粉,果斷劉皓黑,不確定孫翔會不會順便捎著黑一把ry

*此坑一定會有角色死亡,一樣會在前面標上(此章:陶軒)

*四月最後一更

*小學文筆,滷煮歷史差勁考據黨勿鞭ry





*******


§  序  §

他代替那個戰亡的大將軍出征敵國皇風,是為嘉世曆三年。

並且拿下一場又一場的戰爭,用敵人的鮮血祭祀緬懷那已逝的身影。

嘉世曆五年,他一身榮光的戰績替他奪得了響亮的名號。

『鬥神』之名,響遍榮耀大陸。

嘉世曆六至八年年間,他受奸臣劉皓所害,敗績漸長,最終被皇帝以通敵之罪流放邊疆。

遭流放之罪的他回到了最初與已逝大將軍 - 蘇沐秋相識的地方,並取回了當時投奔嘉世王朝時藏匿於此的兵器,『千機傘』,蘇將軍親手打製的唯二兵器,另一把,則是被迫留於嘉世,並且落入別人手裡的卻邪。

翌年,他投身於名為興欣的小國,並接掌了大將軍一職,帶著僅有的兵力攻打鄰國,逐步擴大國家版圖,並在女帝的支持下,將各國前來請降的將領納為己用,借一步壯大了興欣的國力。

興欣曆二年,嘉世曆十年。

他,葉修,帶領著步伐漸穩的興欣軍隊,進攻已漸漸衰退的嘉世王朝,並將其一舉攻下。

嘉世王朝因國勢原本就有敗衰之勢,更加禁不起此次興欣的攻打,終於走向滅亡一途。

葉修在取下嘉世王朝的皇帝首級時,騎在馬背上的身影不見威風之意,反倒有些蕭索,順著手中刀刃滑落的血滴在地面,聲響在宮中迴盪。

殺進宮中的路上伴隨著的是一具又一具的溫熱屍首,最初與蘇沐秋一起帶起的兵事天下就在他手中毀滅。

明知不可行的,他還是留下了身後少年的性命,那個被他一手拉拔起,並且一直站在他身後的年輕副手。

或許是心中的遺憾與不捨作祟,他終歸是不希望這個幾乎是他與蘇沐秋一同壯大的王朝殞落。

「邱將軍,嘉世不會殞落,留你一命,便是等待來年你領著新的嘉世王朝來向我報仇。」

語落,葉修便領著上任皇帝的首級駕馬離去,留下名為邱非的將領,矗立於原地。



興欣曆三年,嘉世一役讓興欣王朝一戰成名。

 

 

§ 戰緣-01 §

 

興欣曆三年,興欣大敗嘉世。

待葉修領著嘉世君王的首級歸來時,已是夜半三更了。

他將馬騎回馬廄,並遣散了隨行的士兵,踏著夜色隻身一人前往皇帝的寢宮。

寢宮前面並無過多的侍衛,並非皇帝武功高強,而是皇帝出身於平民,覺得只需幾位親信在旁即可,以致於葉修一路走來只遇上了眼前這位守在門邊的軍司馬。

「葉大將軍,您回來了。」未褪去青澀的年輕軍司馬朝著眼前的人輕輕點了點頭,他清楚他所崇敬的這位大將軍並不喜部下太過拘泥小節。

「恩,皇上就寢了嗎?小喬。」葉修朝著對方笑了笑,眉宇間是藏不住的疲憊。

被喚做小喬的軍司馬名為喬一帆,是葉修投身興欣後領兵攻打微草時前來請降的小兵,被葉修相中其優異的大局觀以及那相對細膩的心思,在請示過皇帝後將其納入麾下,並在喬一帆跟隨幾次戰役並屢次創下功勞後將其提拔為軍司馬。

因此,喬一帆一直對葉修抱著感激且敬畏的心態,甚至曾立誓絕不背叛,不管是對葉修,亦或是興欣。

「皇上才剛熄……」喬一帆話尚未說完,便被身後傳來的女聲所打斷。

「就算睡下了還是得給你吵醒,不如自己起來了。先進來說吧!葉大將軍。」興欣王朝的開國女皇帝一陳果,倚在朱紅的木門邊笑著說到。

「皇上,您這麼說就不對了。是您說好要等微臣回來稟報佳績的,怎能說是微臣將您吵醒呢?」葉修笑著說道,一邊隨著陳果的步伐踏入門內。

「小喬也一起進來吧!等等談論的並非不可告人之事。」進門前葉修還留下了這麼一席話給準備繼續守在門外的喬一帆。

只見年輕的軍司馬愣了愣,在看見門內的皇帝點頭親許後,這才跨步跟進。


進門後喬一帆將門闔上,並確定關的嚴實後,才轉身加入另外兩人的談話。

當他看見葉修將手上一直提著的布包放在桌上打開後,愣了一時半刻才神色複雜的看著那位他一直崇拜著的大將軍。

在一旁的女帝—陳果,也是滿臉複雜的看著葉修,他們都知道案上的人頭對葉修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一個是在請降前便已聽聞葉大將軍在嘉世時所創下的腥風血雨,甚至自己還親自體會了一把對方慓悍的戰力,另一個則是從當年前來投靠的葉修口中聽聞了大半,其中當然也包含了對方當初被流放的正真原因等等。

兩者間的共通點,是都清楚那人是如何的將嘉世帶至當年輝煌,其中的心酸與血淚不足為外人所道,但奈何逐漸衰敗的嘉世並未將其放在心上,甚至是將破落的主因歸咎於那為嘉世王朝盡心竭力的葉修身上。

瞪著眼前昔日嘉世君王—陶軒的首級,凝固的血跡與黑布糾結一塊早已分不清,猙獰的面孔和因為不甘而無法闔上的雙眼空洞且汙濁,令人無法想像當初是怎樣意氣風發的一張面容。

陳果有些心疼,她明白最初的陶軒對於當年的葉修而言,猶如伯樂一般,是不可多得的戰友與君主,那人將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都獻給了那個國家,豈料最先負了他的,卻是他本一心引以為傲的伯樂知己,她無法想像親手取下對方頭顱的葉修,當下的心情究竟如何。

葉修看著兩人的神色,只是抿緊了唇伸手將對方不甘的雙眼闔上,並再將黑布包回,這才向二人開口:「皇上,小喬。別這樣看我,這沒甚麼大不了的,我只是盡了身為大將軍的本分,取下敵人的首級罷了。」

 

「人生而在世,本來便無永遠的友人一說,我既然投身於此,那麼我便注定要站在嘉世對面,皇上。」

 

「你不會不甘麼?葉修。」陳果拉開了椅子坐在葉修面前,杵著下顎輕聲問著。

 

喬一帆站在門邊聽著,心裡也在想著想同的問題,只是他不單單是在心裡問葉修,也是再問自己,就這樣離開了微草,自己不會不甘心麼?

 

葉修慢悠悠的從兜裡拿出一縷菸草,藉著燭火點燃,白色的煙霧帶著點點香氣在房內漸漸蔓延開來,葉修的笑臉在煙霧中逐漸退去,「比起不甘,那裡帶給我的更多是遺憾和不捨。沒能領著它締造更輝煌的記錄,反倒親手毀了啊。」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隨即又吐了出來,瞇上的雙眼讓人看不清裡頭的情緒。

 

那承載沉重責任的肩頭隨著葉修的呼吸起伏著,空氣好似凝結了一般,陳果沒有接話,喬一帆也只是靜靜的看著葉修,聽了葉修的一席話,他突然明白了自己對於微草的那份不甘似乎在來到興欣後便已不存在,現在留著的,或許僅剩下緬懷過去的一點傷感,以及對那已經大放異彩的竹馬的懷念與不捨。

 

「好了皇上,如果沒事了,那我先走了。」葉修熄滅了菸草提起了布包,難得恭恭敬敬的朝陳果行了個禮。

 

「哎、你辛苦了,我這兒沒事了你回去歇息吧。」陳果輕點了頭,等喬一帆替葉修開門後吹熄了蠟燭,向示意自己這回是真要休息了。

 

喬一帆跟著葉修步出門外,帶上門時葉修輕拍了他的肩,臉上掛著的與當初拉攏自己請降興欣時如出一徹的溫暖笑容,「小喬,沒有什麼能完全心甘情願,但是比起不甘心,還有更重要的東西。」葉修的聲音很平靜,聽不出什麼波瀾,喬一帆愣了一下,低聲卻堅定的回了聲「恩。」

 

「加油吧。」語落,葉修轉身步入月色之中,月光灑在他離去的背影,看的喬一帆有些失神,他想,好險自己遇上了這樣一個人,讓自己有了新的目標跟、新的人生。

 

 

 

                                                                                 T.B.C



預告:全職完結的時候會開點文,百粉也會開一個....恩,如果兩個同時了就一起辦了(#

评论
热度(9)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