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聽見眼淚掉落的聲音。(上)

*520發這似乎不太厚道
*木有存稿習慣得治啊啊嚶
*保證HE妥妥擼主是有牌親媽的
*私設多,角色可能ooc
*逛攝影TAG被開頭的兩句話打到,而開的腦洞…。
*留個言吧,想你們了
*〈中〉/〈下〉 /〈彩蛋〉目錄



*********




雪花飄下來的聲音,撲擻撲擻的。

跟眼淚掉下來的聲音一樣。






時間倒流了。

18歲的那場車禍沒能帶走他,

卻像玩笑般的,上帝換走了他的雙眼。



蘇沐秋沒想過,葉修也沒想過。

蘇沐秋沒想過他再也看不見了,這個世界,身邊的人,曾經習以為常的一切風景,還有榮耀,原本亮麗帶點微小缺陷的色彩,就像被人按了開關,全黑了。

葉修也沒想過一覺醒來他能重新回到那場車禍,更沒想過蘇沐秋活了下來,他覺得慶幸,可又不能那麼慶幸,因為蘇沐秋看不見了。

就好像一切都被安排好似的,就當所有人都以為逃過一劫了,下一秒卻有人來跟你說一切照著來,只是劇本修改了下,葉修坐在病房內的沙發上,看著自清醒後就不發一語的蘇沐秋。

在蘇沐橙面前他依舊是那個性格開朗溫潤的哥哥,但蘇沐橙離開他的面具也就落下了,葉修沈默,他不曉得這時候該說些甚麼,總不能跟病床上的那位主說,嘿、我可是重來過的,你本來是該死掉的,可是你活下來了、只是少了什麼。

他們住不起大病房,兩個少年就這樣擠在狹小的用簾子隔開的空間裡,因為夜深人靜隔壁床的動靜總是格外清晰,病房內安靜的葉修快要打起盹,「隔壁放著的甚麼快要掉下來了、阿修你幫忙撿撿唄。」葉修詫異的看著突然開口的蘇沐秋輕聲回道:「什麼啊、沐秋你別唬我了,你聽著哪有東西…!」

葉修話還沒說完,就聽見一陣物品滾落的聲響,緊接著一顆蘋果就滾到了腳邊,他訝異的彎下腰從簾子跟地板間的縫隙往旁邊一看,原本擺在櫃上的水果滾了一地,腳邊的蘋果只是其中之一。

「沐秋你行啊,跟我說說你怎麼知道的。」葉修撿起蘋果在袖子上擦了擦張嘴就是一咬, 「我聽見桌子上有東西滾動的聲音了,你也知道的,看不見了耳朵總是要靈一點。」蘇沐秋勾起笑朝空無一物的前方伸出了手,「雖然你這樣不行,還是給我來一口吧,那啥,梨子、蘋果?」葉修走過去坐上床沿,把手上的蘋果擺上對方掌心,「蘋果,挺甜的。你想吃梨子我再幫你撈一顆,反正全滾地上了,隔壁估計也沒人,不然早撿了。」

蘇沐秋笑著搖了搖頭,「你要撈就多撈幾個給沐橙了,好久沒買水果回家了,至於咱倆這顆就夠了。」他擺了擺手上的蘋果後咬了一口。

「恩…我說、你現在是不是聽啥都特別清楚?」葉修一邊往旁邊撈著梨子蘋果頭也不抬的問著,「是啊、特別清楚,說不定你現在偷罵我我也能聽見呢。」蘇沐秋的聲音淡淡的,就好像沒事兒一樣,可葉修卻一頓,手上的水果就落了一顆。

「喂我說你別把東西砸壞了,那給沐橙吃的。」 「那我現在說你聽的到麼?」 「你說說看啊,鐵定能行的。」蘇沐秋笑著,把手上的食物遞了出去,葉修伸出手接過,嘴唇上下碰了碰說了幾個字,然後便定神看著蘇沐秋沈默,年少的容貌帶著年齡不符的些許滄桑,那向來帶著嘲諷笑意的雙眼難得認真,眼底滑過的幾絲情緒,可惜了床上那人雙眼包裹紗布看不見。

「你說了嗎?」 蘇沐秋問, 「早說了。」 葉修把蘋果咬的喀喀作響, 「沒聽見呢,哎別全吃了留點。」葉修沒有接話,只是把咬的只剩蘋果核的蘋果塞進床上那人的嘴裡,頓了頓後才說了句去倒水,就順了盒煙出去了。

「水瓶都沒拿、還裝水呢。」蘇沐秋淡笑,取出被塞著的蘋果核,伸手延著床沿慢慢摸上櫃子,果真摸到了還溫熱著的水瓶,還有幾顆葉修剛撿來的水果。

蘇沐秋把手上的果核放上櫃子後抬手矇住了眼,隔著紗布他甚至感覺不到雙眼的溫度,一場車禍沒缺胳膊缺腿的,卻沒了雙眼,這沒了,等同於甚麼都沒了,榮耀打不了、家養不了,蘇沐秋還想問問還有甚麼是他能辦的到的。

紗布突然有些濕潤,他想閉上眼,這才想起自己,閉不閉眼其實都沒了差別。



T.B.C

评论(7)
热度(27)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