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就只是個腦洞。7(ALL葉)

*擼主有病系列

*心情不好寫來舒壓的,內容有將角色設定為罪犯的私設架空,請無法接受的太太直接略過

*可能ooc & 私設多如牛毛

*目錄更新


********



※模仿犯×殺人犯※

他將鐫刻著花紋的銀色匕首刺進眼前少女的胸腔,以心臟所在為首,在少女身上拉出一朵綻放的玫瑰,她放大的眼瞳照映出兇手比常人俊美的臉孔,「這樣就……靠近。」抿起的薄脣吐露隻字片語,誘人的嗓音在夜晚迴盪,襯的身後接近的腳步聲更為突兀。

「為什麼要模仿我?」男人低聲笑著詢問,皮鞋踏在石板地的聲音顯得響亮, 「為了…靠近、你。」深邃的雙瞳閃爍著光芒,看著來人的眼神透露著豪不掩飾的虔誠與迷戀, 「為了靠近我嗎?讓我來教你該怎麼做…。」語落,男人握住那持刀的手,以少女的身體作為畫布,完成了又一幅他心中的巨作, 「像這樣…然後、簽上你的名字,懂了嗎?」 男人俯身看著愣神的俊美青年,「周澤楷、我的模仿犯。」

隔日被陽光照耀的街頭,出現了一名身體被作為畫布的少女屍體,其手法與通緝榜之冠葉修,如出一徹。



※詐欺犯×詐欺犯※

「我們這算是同行相見分外眼紅?」男人交叉著指尖笑著問道,黝黑的眼瞳瞇成一線注視著對面但笑不語的青年,眼前冰咖啡的冰塊融化了些許,咖啡廳門上掛著的風鈴響了又停。

「如果前輩沒跟上來的話、就不算。」青年笑笑的拿起眼前的飲料啜了幾口低聲回覆,如果男人沒在他剛剛對那位女士出手時插進來,這場會面的確不能算是同行相見分外眼紅,充其量只能稱作前輩與後輩的經驗交流。

「我沒插手的話,獵物可就要跑別人手裡去了。文州啊、你知道她是我的目標吧?建立一個集團可是要不少花費,她可是哥千挑萬選的。」

「我是有目的沒錯,不過不是在那位女士身上,前輩要不要猜看看?」青年學著男人瞇起眼,從隙縫裡透露出的算計光芒看的男人一愣,攤開在桌上的雜誌被風吹的翻了幾頁,最終停下的那頁赫然擺著被當成獵物的女人的照片,首富之女,揮霍無度目中無人的種種缺點被雜誌放大詳寫。

「在我?呵呵、哥的錢可不是這麼好騙啊。」

「是在前輩沒錯,但我想騙的可不是這麼膚淺的東西。」

「恩?」

「是你的心,葉修前輩。」



※綁架犯×黑道※

他扭了下手腕抬頭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散落一地的麻繩跟破碎不堪的傢具阻礙了前進和逃出的去路, 「我說,要綁的話你知道這樣綁不住我的吧?」他抬起倒在地上的椅子坐下,似笑非笑的看著男人,手裡把玩著從不離身的瑞士刀。

「那當然,所以我的本意不是綁架你啊。」男人笑的一臉和煦,望著椅子上那人的眼眸溫柔的快溢出水,手上也學著對方把玩著瑞士刀,纖長的手指來回撫摸刀柄,優雅的像是忘了身處廢墟。

「如果本意是綁架我我還要以為你換口味了呢,沐秋。」

「一直都沒變哦,只是你沒發覺而已,阿修。」

刻上文字的刀柄在陽光的反射下閃爍光輝,開鋒的刀刃被抵上脆弱的脖頸,坐在沙發上的男人仰著頭看著青年,持刀的手腕上淺淺的疤痕與繩子捆綁的痕跡交錯,陽光的折射讓他有些睜不開眼,蘇沐秋勾著笑撫上葉修手上的刀疤,那笑容看的葉修愣神。

「那些女孩只是為了懷念沐橙的替代品,你別多想。」

「我還以為沐橙死後你就不會笑了。」

「那只是因為你不在我身邊罷了,所以、不要離開我。」

「讓我綁架一輩子,好嗎阿修?」

「好。」



※毒販×走私犯※

看著眼前一踏一踏的票子,男人雙手環胸看著眼前遮住一邊眼睛的男人, 「這甚麼意思?」 他沉著聲音問到,一邊伸手去拿擺在票子旁的白粉,在手上掂了掂。

「很明顯吧?」遮著眼的男人傾身,差著幾毫米就能吻上的距離,拿著白粉的男人只是笑笑,語帶輕佻的回著:「該不會是要我順便捎上你一把?這樣的話還有點不夠啊。」

「那再加這,不能再多了。」男人從懷裡掏出另一疊票子放上桌,一邊順勢靠近對方耳邊,隨著脣瓣的開闔,僅只兩人聽見的細碎聲響傳出:「葉修、幹完這票就跟我收山。」

被喚做葉修的男人放下手上的粉包,掀開了男人罩著眼的布料,「這只大小眼以後都看不到了,談收山、你覺得呢?」隨即便輕吻上對方的帶著疤的眼。

「在把弄瞎你的人弄垮前,哥怎麼可能收山呢。」






THE-END

评论(22)
热度(17)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