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聽見眼淚掉落的聲音。〈中〉

*久等啦,上來除個草

*妥妥HE

*〈上〉 /〈下〉 /〈彩蛋〉目錄

*沒意外明天更化仙



========

 

 

 

葉修轉出去沒走遠,就蹲在醫院外的牆腳抽起了菸,這個年紀他的身體還沒怎麼適應菸這玩意兒,抽一口能嗆好大一下,可他還是放任菸燃著,煙霧模糊了他的臉也模糊了他的眼眶。

 

水氣只是凝聚倒也沒放肆,葉修彈了彈菸頭心想,上次人可是直接沒了,這次至少還在,雖然還是少了甚麼,可人不都說缺陷美的麼,自己還難過個頭。

 

他閉上雙眼抬頭,夜晚的風特別涼爽,耳邊的聲音似乎也更加清晰,夏蟬的聲音突然變得那麼擾人,葉修睜開眼,放眼望去整片星空點亮了夜色,他想蘇沐秋的世界從此是不是只剩那些聲音了?這片天空是不是就這樣成為他的回憶了?

 

之前蘇沐秋的離開,他來不及細想,一直到後來才發覺自己的喜歡,可那時卻早已覺得喜不喜歡沒什麼太大的意義了,那份融合了親情與愛情的情感就這樣被擱在心底,沒什麼人知道,就連自己也不再翻出來念想。

 

而現在,卻也還是碰了個沒法子開口的事,他撥了撥頭髮抽了口菸,順著牆壁坐了下來,他思考了下今天如果換成自己,那個人應該會抿著嘴跟自己說「我會照顧你的、阿修」吧?那樣一個溫柔的人。

 

其實他不怎麼能想像一個只剩聲音的世界,當眼前一片漆黑什麼都消失了,自己又會怎樣?是不是他已經不能再透過那雙其實一直很喜歡的眼瞳看見自己了,直到耳畔傳來的腳步聲打斷了葉修的思緒,他才停止了所有假設。

 

「葉修哥。」蘇沐橙在葉修腳邊站定,眨著大眼看著他,跟蘇沐秋如出一轍的大眼裡帶著霧氣,還沒長開的身子小小的,手揪著衣襬肩膀輕輕顫抖著。

 

葉修抬起頭看著站在身邊的少女,就地把菸捻熄了才拍拍褲子站起身來,「妳怎麼來了?妳哥不是讓妳先回去呢。」他摸了摸蘇沐橙的頭故作嚴肅的問著。

 

「葉修哥!......你們都在這裡、我一個人睡不著。」看著蘇沐橙努力睜著眼不讓眼淚掉出來的模樣,葉修有些心疼,前前後後加起來,他跟蘇沐橙生活的日子比認識蘇沐秋還長的多,也早就把蘇沐橙當成了自己的親妹一樣疼,有時候、他甚至是比較站在蘇沐橙這邊的,葉修一把攬過蘇沐橙的肩頭,現在的蘇沐橙還只到他的腰際,小小一個的卻特堅強。

 

「好了。」葉修的聲音很淡,聽不清是安撫還是無奈,可被抱著的小女孩卻一顫一顫的在他懷裡啜泣起來,「哥哥...哥哥怎麼辦?...葉修哥」蘇沐橙不敢大哭,夜晚太過安靜她只能把臉埋在葉修的衣服裡,指節攥的都發白了卻還是不敢鬆開手。

 

「別哭了,他會聽出來的。」葉修拍了拍蘇沐橙的頭,然後輕輕的掰開蘇沐橙還小的手用力握住,就像每一次蘇沐秋做的那樣,領著蘇沐橙向前走。

 

其實走到病房的路途並不長,可葉修硬是兜轉了十幾分等蘇沐橙冷靜了情緒,才帶著蘇沐橙回到蘇沐秋的病房。

 

「阿修......你帶人來了?」蘇沐秋停下了把玩水果的雙手,將頭撇向葉修站定的方向,雙眼失明間接導致他的聽力變的出奇的好,這點在他看來倒也不知該哭還該笑了,葉修領著蘇沐橙到一旁坐下,又倒了杯水放在她手中後才開口:「是啊,猜看看誰來了不?」

 

「沐橙麼?這個點醫生都該來完了呢。」「聰明。」葉修把水瓶重新擺好後才回答,一邊拿起了水果刀接過蘇沐秋手上的水果,「哥削給你吃?」「不了,先給沐橙吧。」葉修應了聲便自顧自的削起水果,也沒抬頭再看另外兩人一眼。

 

「哥哥、你...現在還好麼?」聽見蘇沐橙的聲音,蘇沐秋頓了下才開口:「你看、哥哥好著呢!不用擔心。」蘇沐橙聽著回話捏緊了手上的水杯,裡頭沒喝上幾口的水溢出來灑了裙子,她沒多理只是起身走到蘇沐秋身邊,被水浸的濕潤的小手抓住蘇沐秋有些冰涼的手掌,「哥哥、哥哥能好的起來嗎?」蘇沐橙的聲音低低的,像是怕問了不該問的話般那樣小心翼翼。

 

「一定能的。」聽見回答的聲音,牽著手的兄妹詫異的看著說話的那人,只見葉修早已停下手上的動作,眼神定定的看著蘇沐秋,就好似承諾般堅定的說著一定能好,病床上的那人愣了下,隨即便揚起笑容,用著空出的那隻手摸索著的握住了葉修顫抖的手腕,「是啊、哥哥我一定會好的,不好怎麼照顧你倆呢,更何況醫生說了,只要等到配對的眼角膜就能治好的。」

 

「恩、哥哥我們說好了喔!」蘇沐橙眨了眨眼,豆大的淚珠就著樣順著臉頰滾落,掉在原本就已經溼透了的裙擺上,她丟下手上的水杯,抬手用力抹了抹眼淚,像是忘記了般朝著蘇沐秋揚起了大大笑容,「哥哥知道喔,沐橙現在、一定笑的很開心要給哥哥加油對吧!」蘇沐秋一邊說著,一邊捏了捏的蘇沐橙的手。

 

葉修看著兩人的互動沒搭話,只是笑著放下手上的水果跟刀子,反手用力將蘇沐秋的手握住,是啊、一定會好起來,他看著病床上的那人這樣想著,不管何時,蘇沐秋都像有種魔力,就算再怎麼的不安、害怕,只要看著他聽著他說話,就好像什麼都不怕了一樣,覺得再怎麼難的坎有這人陪著就不能算什麼。

 

就好比時光倒流前,他重新站回賽場上曾經不安的那刻,也是像這樣,想著蘇沐秋、看著蘇沐秋留下的那張帳號卡,領著蘇沐橙就好像三個人從未分開那般的堅定,在那瞬間神奇的什麼不安全沒了。

 

到現在即使蘇沐秋成了需要照顧的那方,一直在給予他和蘇沐橙助力的也一直還是那的笑的陽光偶而有點兒賤的少年。




T.B.C

评论
热度(18)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