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百粉點文】化仙 - 03 (傘修/ALL葉)

 @纵时光荏苒,愿岁月静好 太太的點文來了

*慢慢寫慢慢填,寫ALL葉都得帶著傘俢玩是病得治嚶嚶嚶

*暑假開始了,打工找到前慢慢更新

*全架空 / 修仙paro,食用注意

*短小不精幹

*一杯倒葉神

*目錄 / 01 / 02



*********



當晚葉修和蘇沐秋真擠一被子去了,好在這剛入秋天氣還算有點涼,否則兩大男人的擠著估計翻一夜還睡不著。

 

因為入秋的緣故外頭顯得格外安靜,夏夜會有的蟲鳴都消失無幾,連隔著一牆壁蘇沐橙的呼吸聲的能聽的一清二楚,蘇沐秋撇過了頭看向睡在他身旁的葉修,這個人明明就是如此唐突的闖進他家門,可他不知為何卻是無法討厭他。

 

他對葉修打見到後便有種莫名的熟稔,蘇沐秋覺得他倆說不定很早以前便遇過了,不過這念頭一出便被打消,他很清楚身旁那個睡到踢被子的傢伙自己是絕對沒見過的,伸出手幫對方把被子蓋好後,蘇沐秋去了趟隔壁房,幫蘇沐橙也一並蓋好被子後才慢慢走到庭院。

 

院子裡的樹木已經有不少的葉子都被秋風掃落,襯著月光多了幾分寂寥,蘇沐秋扒了扒頭髮看著這副景色不禁嘆了口氣,想當初自己有記憶時這兒還是一片繁華,城裡天天人來人往,自家庭院也非今日這般門可羅雀。

 

城裡荒廢的這些年來,第一個踏家裡的陌生人也就那個睡的正香的人了,蘇沐秋勾起淺淺的笑一邊這樣想著。

 

「這麼晚不睡、準備跟打哪兒的美人幽會?」帶著痞氣的調笑聲從背後傳來,他詫異的轉頭,這才發現那個本來正該打著鼾的門客不知道何時已經跟了出來。

 

「你看看週遭還有哪戶有人的、連個牲口也沒的好麼。」他打笑的說著,一邊走到一旁擺著的石椅上坐著,「坐吧,打算站到何時啊你。」

 

「這不正打算坐下呢。」葉修在蘇沐秋身邊坐下,一邊拿出了剛出來前用法術變出的酒擺在兩人中間,「喝一杯?家裡帶出來的,稱不上上好但也不壞。」聽見葉修的話,蘇沐秋點點頭隨即便拿起酒瓶,撕了封口一仰頭便去了不少。

 

「好酒,沐橙懂事後都好些年沒喝上正常的酒了。」蘇沐秋笑道,晃著手裡的酒瓶連帶那些久遠的記憶也一起翻湧,葉修瞇了瞇眼看著突然滿眼懷念的蘇沐秋,就像等著對方自個兒開口似的,沒有接話。

 

「沐橙出生前一兩年啊這裡也是曾繁華過的,那時我父母偶而會帶我上市集、或是去其他親戚家作客,親戚有時候會偷給我點酒沾沾味道,那陣子還挺快活的。」葉修聽著心說我還看過這而更繁華的時候呢,只是後來忙於修練不再關心此地,誰知再次下來這裡早成了一片荒蕪。

 

「直到沐橙出生前兩三個月,前頭的山突然傳出妖魔一說,隨後村裡便死了不少人,

那陣子幾乎是所有人都連夜趕著搬家,看是遷到鄰近的村落還是更遠點的京城都好,沒人願意繼續在這待著,我父母本是不信那些妖魔鬼怪的,但我們還是為了沐橙一起遷到了離這有一段距離的小村住下,當時這裡幾乎都沒住人了,房子也拆的差不多就剩我家了。」蘇沐秋又喝了口酒,像是在腦子裡整理著接下來要說的話語。

 

「等到了新家,我娘因為路途奔波導致孩子早產,沐橙是順利生下來了可我娘卻過世了,剩下我爹拉拔著兩孩子過活,大概是思我娘心切,沐橙剛斷奶我爹也走了,那時我才十來出頭,隔壁大娘看我倆可憐收養了我們,那時我四處打零工等存了點錢後,就又帶著沐橙搬回了這,哎、都我在喝你也喝個幾口吧!」蘇沐秋這麼說著,便把手上的酒塞回葉修手裡。

 

「做什麼搬回來呢?在那兒待的不好?」葉修就著瓶口喝了口,一邊問著。

 

「不是、大娘對我們兄妹挺好,是我覺得一直打擾人家也不是回事兒,況且祖宅在這就乾脆帶著沐橙搬回來了,等我們再回來這裡變的更荒涼了,屋子是勉強能住人但附近早就鳥不生蛋了,現在想來、當初死了那麼多人該不會是瘟疫什麼的吧。」

 

「不...如果是瘟疫...你倆、兄妹哪還能......」聲音就此截斷,蘇沐秋只覺得肩頭一重似有什麼東西靠了上來,轉頭一看才發現剛剛還在說話的人雙頰緋紅,閉著眼已經睡了過去。

 

「哎你這、酒量如此差勁怎還敢找我喝酒啊!」他笑笑,將葉修手上捏著的酒瓶取下擺至一旁,隨即便將人打橫抱起,「欸這傢伙怎麼輕成這樣?」手裡抱著的人一點也沒有身為成年男子該有的重量,蘇沐秋疑惑著這人之前都吃了些什麼怎能瘦成這樣,一邊還是將人抱回屋內。

 

等將葉修重新放在床上蘇沐秋才開始收拾自己,待他弄好床上那人早已睡的不醒人事,讓蘇沐秋慶幸的是好險葉修喝醉了也就睡而已,沒像有些人喝茫了就發酒瘋擾的人不得安寧,他躺上床看著身邊的的側臉,突然覺得葉修睡著的時候長的還是挺那麼一回事的。

 

 

T.B.C



评论
热度(16)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