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七夕無題 (傘修)

*沐橙視角

*私設多如狗,角色可能OOC ryy

*祝各位七夕快樂//

*目錄更新



********


如果,要我說我所嚮往的這份喜歡的模樣......

 

那麼一定就是像哥哥跟葉修哥那樣了。

 

 

 

 

那個夏天,哥哥帶了個陌生人回家,那時的我大概沒想到被帶回來的人在不久的將來,竟然會成為我們那麼重要的人吧!

 

不管是什麼時候,哥哥總是很理智的在處理著大大小小的事,有條不序的照顧我一人身兼父母的職責,雖然很辛苦可是我一直都很快樂呢,而這樣的哥哥,竟然頭一次沒想起家裡的困難,把那個叫葉修的小哥哥帶了回來。

 

當下的我,是有小小的嫉妒呢、還是覺得驚訝呢?應該都有吧,怕哥哥帶回來的人分散了哥哥的注意力,可是我錯了呢。

 

葉修哥他啊,跟哥哥一樣的愛護我,因為葉修哥是離家出走的緣故所以平常也會在家裡,在哥哥偶爾要出門兼差的時候他就會陪著我,平常會空蕩蕩的家突然熱鬧了起來。

 

以前哥哥大部分在家的時候都會自己搗鼓著電腦,我問了也只說是要賺生活費,葉修哥來了後,搗鼓電腦的身影變成了雙份,可哥哥看起來卻像快樂了很多很多,那時候年紀太小,看不清變化裡藏著的真正涵義,現在想想,那兩個人的感情會不會在很早很早的時候,在自己的注視下就開始成長了呢?

 

晚飯的餐桌上,從兩雙碗筷變成三副的時候,起初我還有點不平衡呢,覺得像是被介入了一般,可在看到哥哥跟葉修哥都有志一同的先把我愛吃的菜夾給我,兩人再搶食剩下的飯菜時,我看著自己被堆的滿滿的碗,突然覺得這樣也挺好,三個人。

 

這樣看著哥哥跟葉修哥打打鬧鬧著,三個人的第一個夏天就這麼過去了,那年的氣溫不大一樣,像是沒有秋天、幾乎是一下子就轉涼了,哥哥把之前的厚被子跟棉襖拿出來曬了下,家裡的被子不夠,哥哥只帶葉修哥去買了禦寒的外套,晚上兩人順其自然的一起睡了一床鋪,好幾次我半夜醒過來,看見兩人那奇耙的睡姿都差點笑出來呢。

 

這個像極了冬天的秋天我們跟過往不太一樣,從前因為只有兩個人、再加上經濟狀況幾乎不曾出現在家裡的火鍋,也因為葉修哥的到來也跟著出現了。

 

雖然哥哥表面是說著有三個人不怕東西吃不完,況且經濟也好轉了一點,偶而吃吃還可以的,但我知道的,其實哥哥他啊、對於能跟葉修哥一起做這種像是圍爐的事情很高興喔!跟與我在一起時的高興不同,那大概又是一份當時的我根本不會察覺的心情。

 

一直看著他們背影的我,有天心血來潮的拿了個本子,本想是紀錄一些日常生活的,但不知不覺中卻成了紀錄哥哥跟葉修哥遊戲單挑勝負的小冊子,對於遊戲,葉修哥似乎比哥哥還要擅長些,每每戰績快追平時葉修哥又會拉開一小段距離,所以在小冊子上哥哥能夠超越的次數,其實意外的少呢。

 

本來想把冊子藏起來,卻被哥哥無意間發現了,雖然我本來就沒覺得這是不能看的東西,只是覺得如果被發現自己其實一直偷偷紀錄著這些東西會很難為情罷了,結果哥哥看完後也沒怎樣,只是特別、特別認真的看著我,跟我說這本冊子絕對不可以讓葉修看到!雖然對哥哥的反應覺得疑惑,可我還是答應了,但是如果是葉修哥自己發現的話....應該就不關我的事了吧?

 

 

其實三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時間總是過的特別快,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葉修跟著哥哥抽起了菸,身高也抽高到離哥哥只剩半顆頭少一點的距離,哥哥對葉修哥的稱呼,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也從葉修,變成了阿修。

 

晚上睡覺時,醒過來看見的也不再是一年前那些種種的奇耙睡姿,而是兩人相擁在一起,看起來絲毫不違和、那讓人感覺很幸福的睡臉。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那時的我開始認真的看著那兩人的互動,才慢慢發覺到,那兩個人總是互相追逐著對方的身影,偶爾兩個人一起牽著我的時候,眼睛裡照出的一定是彼此,但是我也發現,自己也會一同出現在那兩個人彼此注視的視線裡。

 

哥哥抽什麼牌子的菸葉修哥就抽什麼,打著同一款遊戲,一起研究武器,晚上不管夏天冬天都睡同一床被子,哥哥就算煮了葉修哥討厭的菜再怎麼討厭葉修哥也會吃完,葉修哥偶爾趁著哥哥生日下一次廚,再難吃哥哥也會笑著吃光,就算幾乎天天都在互相嘲笑對方卻又處處維護對方。

 

挫敗時互相鼓勵,失敗時一起站起,面對對手時一起開嘲諷,碰到好事時一起分享,遇上難題了就一起解決......還有好多好多,看著那兩人,我不只一次慶幸著好險我是哥哥的妹妹,好險我能夠看著他們兩人從最初成為現在這般,這種既幸福又羨慕的感覺,至今仍一直存在著,就算到現在只剩下我跟葉修哥了,當初那份小心翼翼珍惜著的情感,也不會因此消磨的吧!

 

 

 

真要說的話,如果時間能停留在那個夏天就好了呢。

 

 

 

 

 

 

 

 

THE-END


评论(3)
热度(19)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