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聽見眼淚掉落的聲音。〈下-END〉

*隔了好久終於認真擼了

*一年前說好,要許他們的HE

*可能有彩蛋

*〈上〉 /〈中〉/〈彩蛋〉 / 目錄



********




在醫院待了小半個月,蘇沐秋的紗布也終於拆了下來。

葉修看著蘇沐秋緊閉的雙眼,心裡突然有種說不出的感慨,距離那場車禍也過了不小的時間,蘇沐秋跟他們基本已經適應了盲人以及看照盲人的生活。

 

不得不說,在這段時間裡葉修的生活三級殘障有了很大的提升,而蘇沐橙明顯成熟了不少,雖然目前與蘇沐秋相配的眼角膜暫時沒有出現,他們目前的生活也僅是剛好可以支付住院的費用,確實也是沒多餘的支出去給蘇沐秋進行手術,於是還沒出現的眼角膜反倒是讓蘇沐秋與葉修有志一同的在心底暗自地鬆了口氣。

 

不只葉修,現在的蘇沐秋也已經重新整理好心態,尤其是在他偶然間聽見護士們討論著那場車禍多凶險後,心裡那點未消散的不甘全成了慶幸,他慶幸自己好險只是看不見了,而不是連命也給丟了。

 

眼睛看不見了還有葉修跟沐橙陪著,但是命若沒了,他倆該有多傷心,然而自己卻已經無能為力,光是用想像的,蘇沐秋就覺得心裡酸澀不已,便不再讓自己想下去,將注意力轉向正在幫自己整理行李的葉修身上。

 

他聽著對方一邊收拾還不忘跟自己打兩句哈哈,那發自內心帶著輕鬆的歡快語調蘇沐秋其實已經有段時間沒聽見了,住院的這段期間蘇沐橙跟葉修兩人雖然也是天天語帶笑意的同他聊天,但蘇沐秋知道,這只是這兩個人在體貼自己,他們的內心並沒有比蘇沐秋好過多少。

 

蘇沐秋常常聽見夜裡跟下雪的聲音混再一起那微弱的聲響,他知道那是葉修或蘇沐橙暗自落淚的聲音。

 

他倆總在以為自己已經入睡的夜裡偷偷哭了好幾回,葉修和蘇沐橙從來沒發現他其實醒著,並且一邊聽著那細微的聲音,心痛不已難以入眠,蘇沐秋告訴自己,他該要振作了,打從心底的。

 

於是蘇沐秋開始積極的學習、去習慣盲人的生活,他想他這輩子大概都得用這樣的方式活下去,雖然榮耀是不能打了,但能做的事情還是很多的,他不能也不願把擔子都丟給那個在雪夜裡被他撿回的少年身上。

 

他比葉修還要年長一點,雖然一直以來都是自喻著保護者的姿態在照顧葉修和蘇沐橙,但他知道自己給葉修的那份照料參雜著某些沐橙也無法得到的情感,蘇沐秋其實不知道自己是從甚麼時候開始喜歡上那個嘴欠嘲諷的少年,可能是那個雪夜裡無助的雙眼,也可能是熟悉之後的每一次拌嘴間。

 

蘇沐秋對於看不見的遺憾,更多一些是因為他再也無法看見葉修那張臉,在同他對話時會呈現甚麼樣的表情,又或是自己無法再與他在榮耀裡並肩,其他的,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倒也已經看得開了些。

 

葉修手上整理著蘇沐秋的行李,一邊同靠坐在床上的行李主人聊天,腦子裡輪轉的思緒卻是一刻也沒停止過。

 

他在想,就算上蒼給了他一次重來的機會,卻也用另了一種方式來讓命運最終走向相同的軌跡,上一次蘇沐秋是因為車禍離世而無法與他一同在榮耀闖蕩,而這一次,人是保住了,卻也因為眼不能見,而同樣無法與他一起站上榮耀巔峰。

 

但就算是這樣,又如何呢?

 

縱然榮耀已成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但那也是在沒有蘇沐秋的時光,先是為了那一份思念而拚搏,久而久之才逐漸轉變成對於榮耀、對於冠軍的那份執著。

 

而現在呢?

 

蘇沐秋還活著。

 

這對他而言已可以成為最大的恩惠,縱使他在另一個時空奪的了四次冠軍,成為榮耀名符其實的第一人那又如何,有蘇沐秋陪伴的現在,葉修是一點也不想離開,縱使懷念,但現在更為重要。

 

想到這裡,葉修不禁勾起嘴角,轉頭看了眼那個沐浴在陽光中的少年,雖然有缺陷、有遺憾,但他們現在可是活在最好的時光裡,他和蘇沐橙都沒失去蘇沐秋的時光裡。

 

心念一動,葉修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撫上蘇沐秋那一頭看著軟儒的栗色短髮,指尖剛觸碰到被陽光曬的溫暖的髮絲,便被那隻熟的不能再熟帶著薄繭的手抓住,葉修心驚,卻看見蘇沐秋勾起好看的笑容,轉手慢慢將葉修的手收攏在掌中,然後薄唇輕啟。

 

「其實我都有聽見喔。」你那天說的話。

 

葉修先是愣了一下,才恍然想起,在蘇沐秋剛因車禍住院的那段灰暗日子裡,自己曾用開著玩笑的語氣,要他聽的那句話。

 

那是他的心聲,當時蘇沐秋說沒聽見時他先是鬆了口氣,隨後便被排山倒海的失落給席捲,而現在,那個握著他的手,滿臉眷戀縱容的少年,用著變聲後略帶低沉卻還保有清脆的聲音說,其實他都有聽見,葉修此時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即便少年的外殼裡裝的是27歲那老成的自己。

 

蘇沐秋輕輕了拉動了葉修的手,示意他將頭靠近自己一點,葉修順著對方的意思照做後,迎來的是蘇沐秋伸出了另一隻空著的手,沿著他的臉撫摸,像似在尋找甚麼的舉動。

 

最後指尖停留在稚嫩的唇畔,此時葉修就像是忘記了該如何說話,只能微張著嘴發愣,他已經不明白蘇沐秋此刻的舉動是為了甚麼,又或者應該說,他懂,但他難以置信。

 

蘇沐秋的指尖沿著葉修的唇瓣摩娑了會,像是在確認甚麼後,傾身將自己的唇分毫不差的貼了上去。

 

那是一個在輕柔不過的吻,卻像揉合了一切的美好讓人捨不得結束。

 

過了許久仍然沒得到葉修回應的蘇沐秋,捏了捏握住的手得到了一個極其僵硬的回應後,輕笑了出聲,貼著葉修的雙唇笑道:「親傻了嗎你?」

 

葉修這才像是被驚醒一般,往後彈了一下又立刻被蘇沐秋拉了回來。

 

「阿修」

 

「我愛你。」

 

蘇沐秋說的認真,但嘴角的笑容始終沒有消失,葉修只是停頓了下,然後反手回握對方的手,將頭輕輕靠上蘇沐秋的肩膀,幾不可聞的嗯了一聲。

 


-THE END-

评论
热度(35)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