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想當年。(傘修-雙花/完)

*榮耀執事喫茶-完整企畫網站

*滷煮收入在合本企劃裡的文章,因為離企劃釋出有很長一段時間故單獨放出了

*架空有/ooc可能有/HE必須有

*微雙花/韓張

*單篇完結

*後記一同收入有

*目錄



********



他慢悠悠的攪動著虹吸咖啡機中的咖啡粉,眼皮抬也不抬的聽著坐在吧檯的人帶著懷念語氣說著想當年,這間執事餐廳在這個地兒開了有些年頭了,他和那個正叨叨不續的人正是在餐廳剛開幕不久時加入的老鳥員工。


想著這些年店裡來來去去的員工不少,選擇留來的人也不是沒有,店裡至今仍有一小群資歷快十年的老牌店員,只是他和吧台前的男人那點孽緣卻是在更久遠之前。


那時候他倆都還是屁點大的男孩,自己還攜家帶眷的帶著妹妹生活,有天就在路邊撿到了他以為是無家可歸可事實上是離家出走的男孩,看著那人準備寄宿網咖的身影自己怎麼就心軟了呢,就算是他打遊戲輸給了那個男孩還被嘲諷了所以多注意他一點了,也不至於就這樣把人給拎了回家啊。


他失笑搖了搖頭,怎麼就想起之前的事了呢?鐵定是聽著那傢伙滔滔不絕的說著店剛開的事所以連帶想起了吧。


「我說沐秋啊、你有沒有在聽哥說話呢?」


「聽著呢,你剛剛說甚麼去了?」


「......就這樣還說聽著呢,我說我翻到了那時候的相簿呢你看。」


葉修用手指敲了敲桌面,蘇沐秋低頭一看才發現一本有些泛黃的相簿放在桌上,有些眼熟,封面的米白色已經被灰塵弄得灰撲撲的,看得出年代久遠,他撇了眼相本裡頭的照片赫然發現這正是當年馮老闆剛開幕的時候,陶軒幫他們拍下的。

 


照片裡有些人已經不在了,就好比當時拍照的陶軒、方士謙等,但也有像堅持在這裡待了十年之久的蘇沐秋、葉修、韓文清這樣的老人仍在這裡。


蘇沐秋有些感概,他看著葉修嘴上叼著菸用纖長的手指翻開其中一頁,一張蘇沐秋腳裹著被畫的五彩繽紛的石膏的照片被擺在那頁的正中央,葉修笑著看向蘇沐秋,叼著菸語氣模糊地說著:「還記得麼?」


「怎麼可能不記得,那會兒差點都交代了呢。」


拍那張照的那會,正是店裡剛開始紅了起來的時候,那時候幾乎整個市都知道他們這間執事餐廳,甚至還有別市慕名而來的客人,可就在這時蘇沐秋出了車禍。



那場車禍差點要了他的命,更可惡的是撞人的傢伙還造事逃逸,連要討醫藥費都找不著人,好險後來蘇沐秋一條命硬是救了回來,可龐大的醫療費當時的葉修和蘇沐秋根本無力負擔,幸虧當時陶軒跟馮憲君也就是餐廳的老闆,兩人討論了下就用著賺來的錢先替他倆墊了醫藥費。


自此葉修便先蘇沐秋一步地踏上了無薪勞工的血汗之路用著薪水償還著醫療費…偏題了,而那張照片就是當時蘇沐秋腳上被打了石膏,從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眾人去探望時拍下的照片,照片裡蘇沐秋的妹妹蘇沐橙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笑著,簡直都要讓人分不清是難過還是開心了,至於妹妹之後又長成了個怎麼樣的大美女大概是當時一同探病的人想也想不到的吧!


「你這張照片最好別給沐橙看到,否則她非得跟你翻臉不可。」蘇沐秋笑笑地看著照片裡面哭得可憐又可愛的妹妹,就算他再怎麼覺得這樣的沐橙簡直萌度破表,都不代表本人見到照片後會如何狂暴化,畢竟沒有哪個女生會喜歡自己的黑歷史一再被人翻出來的,即便翻出來的人一個是從小替她把屎把尿的親哥、一個是在她心裡幾乎是要成為嫂子的存在。


「呵呵這本可是哥私藏,連老馮都不曉得它丟哪去了,要不是我翻到沐橙還不知道照片存在呢。」


「你就吹呢,藏起來就藏起來還老馮弄丟呢。」說著蘇沐秋伸手將相本翻了幾頁,葉修還來不及阻止一張女子的照片就跳進兩人的視野。


仔細一看,照片上的女人五官與葉修有些神似,那個不屑的眼神與嘲諷的氣場簡直渾然天成,儼然是女版葉修。


「老鳥誰不知道這本有你葉修大大的黑歷史呢。」蘇沐秋大笑出聲,看的葉修恨不得把剛煮出來的咖啡倒他一臉。


照片上的女人正是蘇沐秋口中葉修的黑歷史,那是店裡開幕兩周年時的活動,讓所有客人票選最想看的女裝執事,平時不管對自家員工還客人向來嘲諷指數全開的葉修大大自然是不負眾望地以最高票者當選,於是就有了這張照片。


蘇沐秋還想起當時為了要讓葉修穿上一身女僕裝,是如何在店裡掀起一陣腥風血雨就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當時葉修一整個就是抵死不從,任憑馮店長怎麼勸誘愣是不穿就是不穿堅決不妥協,就連平時嚴格控管葉修抽菸的自己都開出了兩條香菸的誘人條件,這廝不上鉤就是不上鉤,最終是在明明身為執事卻長著一張能止小孩夜啼的臉的韓文清出面,才讓葉修乖乖得穿上那套衣服拍下這張照片,而具體的韓文清脅迫的方式,蘇沐秋可是一點也不想再回想。


「喂喂夠了啊,不要以為哥沒你黑歷史呢。」葉修挑眉,拿起杯子把咖啡喝了大半。


「好了,咱們就別互揭老底了,這裡又沒人揭給誰看呢。」蘇沐秋笑著又翻了幾頁,就這樣順手把女裝照給翻了過去,當作不曉得剛先葉修老底的人其實是他自己。


「也不想想誰先的呢。」葉修斜著眼看了下裝成沒事人一樣的蘇沐秋,摸出口袋裡的菸點上。


蘇沐秋沒有接話,繼續翻著手上的相本,他其實有點訝異葉修還記得這本相本,畢竟這也是十年前的東西了呢,中間他倆經歷了多少事兒,基本就有多少被記錄在這本子裡頭。

 

在這本之後、店裡的女孩子也相繼弄過一樣的東西,只不過因為老闆曾說過離開的若想拿走相片做紀念也是可以的,導致了後頭出現的幾本都變得稀稀疏疏的,唯一稱的上完整的也就現在手上這本了。


裡頭有幾張韓文清跟張新杰的合照曾被葉修調侃成跟店裡的門神似的,一左一右剛剛好,蘇沐秋看著曾經被調侃的照片忍不住失笑,那兩個人從來就不懂怎麼擺姿勢拍照,難怪會被說成門神。


又往後翻了幾頁就看見曾經被稱為繁花血景的孫哲平跟張佳樂的合照,這一對組合曾被店裡員工調侃根本就是適合與違和並存的組合,適合的是這兩人工作上的合作簡直天衣無縫,違和的是張佳樂犯二起來簡直就像忘了安煞車器的賽車止都止不住,他們簡直無法想像孫哲平怎麼有辦法不掐死張佳樂,而兩人還能安然無恙地一起搭檔好些年。

 

葉修和蘇沐秋起初也是抱著看戲的心態看著兩人的搭檔,一直到他們兩個偶然看見孫哲平替張佳樂出頭的那副兇狠勁兒,才算是了解了這兩人是怎樣的關係,就跟他跟葉修一樣。


看似替好兄弟出頭的表象,裡頭包含了是多麼濃厚的情緒,也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能懂,在這人人都覺得同性戀是病的年代裡,有人願意跟你一起病了,還忒馬病的不輕,也是該珍惜了。


不過讓葉修他倆看清張佳樂孫哲平這對是甚麼關係,這付出的代價還不是普通大,孫哲平替張佳樂打的那次架估計得是他倆人生中最嚴重的一場了,當時店裡一個員工眼紅張佳樂的業績刷掉自己,趁著當晚輪到張佳樂關門的時候帶了一票人堵在了張佳樂回家的路上。


而正要去找張佳樂的孫哲平路過,聽見了他們一群人的對話,一時衝動就衝了上去,等張佳樂聽見孫哲平和人打起來趕了過去的時候,兩邊的人都已經打的半死不活了,孫哲平垂著一條手臂滿身傷的坐在路邊,另一邊的人馬也沒好看到哪去,該躺的躺還能站起來的不出三個,而趕在張佳樂身後趕到的警察,到第一現場不是先叫救護車而是追問起事發經過,搞得張佳樂炸毛差點弄了個妨礙公務罪。


而葉修和蘇沐秋經過那裡時,正好是看見兩邊人馬快打完的時候,以至於張佳樂接到電話趕到現場時,兩邊都已成傷兵在路邊喘息了。


之後被送去醫院的孫哲平被驗出了右手粉碎性骨折,蘇沐秋在一旁看著張佳樂希望與絕望交雜的眼神,突然間想起了自己車禍的時候,葉修和沐橙肯定更難受吧,雖然很自私,但他是真希望葉修和沐橙一直好好的,讓自己一輩子都別體會這種感覺。


聽了醫生的診斷說明,孫哲平沒什麼反應只是問了下甚麼時候換藥就準備走了,是被張佳樂硬生生給攔了下來,之後張佳樂就逮著孫哲平向醫生問了一堆事情,孫哲平受不住了才跟張佳樂開口:「樂樂你說重點,我聽著頭疼啊。」


張佳樂沉默了下,眼神定定的看著醫生:「他還能工作麼?」


醫生明顯鬆了口氣,看著張佳樂問那麼多無關緊要的問題他還以為是甚麼來找碴的家屬呢,「等好了之後工作當然可以,不過也就坐辦公桌那類的能行,搬重物或是更靈巧的細活兒那就不用想了。」


張佳樂頓時傻了眼,聽這回答豈不是孫哲平得辭職了?蘇沐秋看著張佳樂眼裡突然暗下的光心裡一跳,牽著葉修的那只手不自覺地收緊,葉修只是捏了捏蘇沐秋的手,靠近他耳邊低聲說道:「沒事、都過了。」


從醫院離開的後一個禮拜,孫哲平就跟馮老闆遞了辭呈,而離開的那天孫哲平也不例外的抽走了一張相片,他倆還記得當時張佳樂垂著眼問孫哲平:「你只帶一張走麼?」


「這張就夠了。」孫哲平看著張佳樂這麼說。


過了一段時間他們再去翻那本相簿時,才發現,被孫哲平抽走的相片是他們剛搭檔不久,兩人一起出遊時,孫哲平替張佳樂拍下的第一張照片。


張佳樂只是沉默地拿走了另一張孫哲平的獨照放進錢包,被抽走相片的那一頁裡,僅剩兩個人的合照。


「好了別想了,他倆現在只不過不同地方上班,人還同居著呢!」葉修動手替蘇沐秋揭過了頁。


「我知道啊,前兩天樂樂不跟著孫哲平去見父母了麼,還說孫哲平壕的都能養他三輩子了,幸福著呢。」蘇沐秋打趣的說著,看著葉修一口氣把相本翻到了最底。


「哎、我都忘了這張還黏著呢。」葉修突然開口。


蘇沐秋低頭順著葉修的視線看去,才發現一張他倆的合照被黏在最底頁,突然看見自己從前青澀的蘇沐秋有些楞神。


他記得很清楚,那張照片他倆藏在背後的手是牽在一起的,那可以說是他們在一起後的第一張相片,當時他們在一起的事情被馮老闆和陶軒發現,雖然從來就沒想過要隱瞞,但也不打算主動挑明的兩人在被揭穿後,自然而然是討了一陣罵。


那時候馮老闆甚至私底下各自找了葉修和蘇沐秋勸告了一番,幾乎甚麼招都用盡了就是想讓他倆分開,他也能理解為甚麼老馮會那麼生氣,在馮老闆心裡他和葉修差不多就跟兒子沒兩樣了,蘇沐秋知道馮憲君生氣很大一部分是擔心他倆的未來,怕他們被人指指點點,而陶軒生氣的點,他不想多說,真要說起不也就是他和葉修的關係跟一個利字起了衝突。


蘇沐秋記得,當時馮憲君說的激動,正當他想開口說點甚麼的時候,一直沉默的葉修搶了他一步,他說:「老馮,要不是那場車禍我們早八百年就該在一起了。」說完,他的雙眼直直的看著馮憲君動也不動。


老實說,那是蘇沐秋頭一次看見葉修那麼認真的神情,他甚至還想過這場抗戰換來一個見都沒見過的表情也算值得了,不過這念頭他倒是不敢給葉修知道。


當時馮憲君聽完整個人氣氛都變了,沉默著一句話也沒說轉身就走了,搞的他和葉修兩人面面相覷,但隔天之前所有的爭執倒是全部消停了,連陶軒也沒來再多說一句。


之後他和葉修兩人為了慶祝抗爭順利結束便一起合拍了這張相片,只是相片洗出來的那天,他倆連個相片的影子都沒見著,就只在下班的時候看見馮憲君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對著相本貼著甚麼。


待隔天上班,他和葉修去翻了相簿才發現,前一晚老馮貼上去的照片正是他倆那天合拍的那張。


「蘇大大想起那時候的事了?」葉修調侃的說著。

 

「是啊,想到你那時候說咱們早八百年就該在一起了。」

 

「嘿、說起來還得感謝那場車禍沒把你收了,不然我們倆還走不到一塊呢,你可真夠幸運的。」

 

「是啊,我可真是幸運。」還能夠好好的牽著你過一輩子。

 

 

 

                                                                                          —THE END—

 

後記:

首先我得感謝聯萌群裡的太太開了個這麼棒的腦洞,讓我們有了個出合本的理由(爆
喜歡全職的照這些時間,跟著群裡的人一起打屁、追著更新嗷嗷直叫的日子真的不能再舒心了。
這篇文呢停停寫寫的弄了很多時間,卡文也卡的我滿臉血淚,連後面出現的雙花都讓我爆字數簡直心累嚶嚶嚶,其實每次寫傘修都很怕OOC,覺得他倆這種這輩子就該綁定的氣場簡直要搞死人(非傘修黨別打我###
其實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在裡面帶著林方玩,可他們的相處我更難駕馭啊嚶嚶嚶只好忍痛放棄,這次的雙花基本也是初體驗希望如果有OOC了就放我一馬吧(虐

好了我的廢話有點多,最後說一下重點(不要把重點擺最後,這次的文呢基本就是個架空,私設咖啡廳的第一任老闆就是老馮了(老馮你看我多愛你。最後希望各位能夠看的愉快(各種語無倫次###


评论
热度(33)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