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聖誕快樂。(瓶邪)

*原本預計要發的是點文裡的傘修醫生PARO

*但因為滷主最近在重溫火影導致進度0(。

*於是只好拿以前出來當親友們聖誕禮物的無料本的內容出來(蠟

*大概還有兩篇黎嚴能放,剩下的一篇瓶邪肉跟晃妖自爽文有人想看我再貼吧ry

*其實滷煮還有私藏的黑花想看就快留言(x

*私設小哥提前出關有

*有眼見力的王萌萌與萬年助攻王月半攜手演出(並沒有

*滷煮牌ooc...萬年常駐中

*目錄



********


    十二月的杭州會下雪,但從來不像今年這般冷。

 

    今天是聖誕夜,是那人從他身邊消失的第五個聖誕夜。

 

    吳邪呼出了口白氣,窩在店鋪裡的暖爐邊烤著手,一邊不忘使喚王盟同志去掃掃自家門前雪,使喚使喚著,眼神便不知道飄移到哪去了,只有那被店內熱氣捂的有些泛白的窗子微微倒映出吳邪眼神裡的空洞。

 

   「老闆、老闆?您這別是烤火烤傻了吧?胖老闆給你打電話來了呢!」王盟拍了拍肩上的落雪,將手上的話筒朝著發愣的吳邪晃了晃,一邊還用腳勾住了被他擱在一旁正緩慢滑落的掃帚。

 

   「啊、胖子的電話?這傢伙打來準沒好事兒,別又整什麼吆蛾子給小爺我。」吳邪朝著掌心呼了口氣,這才從爐邊起身接走電話。

 

   「嘖天真,這麼久不見居然只想著胖爺我會不會給你整吆蛾子你也忒不厚道的,你胖爺我是這種人麼?」另一頭的胖子早就聽到吳邪接電話前的嚷嚷,自然是得說上一句。

 

   「胖子你得了吧、有什麼事就說唄!要說你是閑閑沒事打來嗑嘮子小爺我不可不信吶。」吳邪靠著牆,一邊拉了把椅子過來還順手摸走了王盟擺桌上的瓜子,做好了聽胖子長期嗑嘮的抗戰準備。

 

   「還嗑瓜子呢無邪同志。等等聽了這消息、包准你別說瓜子了,連水喝了都得給爺噴出來。」電話一頭的胖子笑的有些猬瑣,吳邪不忍繼續聽下去便出聲打斷了對方似乎不會斷氣的笑聲。

 

   「你別賣關子了,還不趕緊地、你當我整日清閒等你…..小哥?!」看著突然出現在門口,不變的藍色連帽衫、不變的豋山包,曾經要他等十年的那人,頭髮長長了,淡漠的眉眼間似乎多了些滄桑、多了些他看不太懂的東西。

 

    吳邪一個不注意,整包瓜子嘩啦啦的灑滿一地,只能愣神的透過話筒朝另一頭的胖子說了句:「胖子、我等會兒有空在打給你啊!」「哎哥到啦?這什麼神速度、你看看你、喂、天真還在麼?吳同志你也忒不厚道、可沒這麼見色忘友啊….!」不等另一頭的把話說完,吳邪一把掛了電話,愣著朝眼前的人走去。

 

    「小哥…?」吳邪伸出手,輕輕碰了碰對方被凍的有些冰冷的臉頰,他有些恍惚,突然不太能辨識眼前的人究竟是不是真實的?

 

    對於眼前那人的碰觸,張起靈並沒有閃開,只是靜靜的讓對方已經捂熱的手貼上自己冰涼的臉,見對方不再有下一步動作,「吳邪。」張起靈開口喚了聲吳邪。

 

    聽到對方出聲喊了自己,吳邪才算是回過神來,但已經到了嘴邊的問句卻愣是收不回來,「小哥、你是真的麼?不是我的幻覺吧?」擺在對方頰上的手也順勢掐了掐,捏到柔軟物體的真實感,讓吳邪頓了頓,尼妹、這悶油瓶子居然是真的。這個認知讓吳邪瞬間抽回了手,一邊討好的幫張起靈把肩頭的雪花拍落,嘴上還說著:「哈哈、小哥剛剛那啥你就別計較了,就只是小爺我不太確定是不是天太冷又給凍的出幻覺了才這麼幹的,小哥、你不會生氣吧?」

 

    「不會。」張起靈停頓了一下,抬手抓住了吳邪依舊獻殷勤的手,再度貼上自己的臉,「吳邪、我是真的,不是幻覺。」張起靈看著對方發愣的臉,思考了一下又開口「這樣還不能確定嗎?吳邪。」

 

    「呃……」吳邪愣住,心想,這貨絕對不是他的小哥,那人怎麼可能拉著他的手對他說這些話,「小哥,我信你是真的了,別站在外頭快進來吧!」一手拉著對方進了門,將對方安置在火爐前,張起靈抬頭看著吳邪,黑曜般的眸子映著吳邪被寒冬凍的有些發白的臉,「那啥、小哥你先烤個火暖暖身子,我去給胖子通個電話,他剛有事找我呢。」吳邪眼神有些飄忽,追尋著這麼久的人了,突然就這樣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眼前,反而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站在電話前吳邪重新拿起話筒,按了幾個鍵聽著嘟嘟聲沒多久,電話那頭的人便接了起來,「喂?」「喂胖子,你剛剛要跟我說啥去了?」「呦天真,捨得給胖爺我打電話了呀,小哥到你那了吧?」吳邪一愣,「你怎麼知道?不會是在我這兒安了眼線唄?」「就你那副小模小樣胖爺我需要麼?不就是那小哥先繞來我這兒了麼,天真啊你不曉得小哥剛到我這兒來的時候那髒的,愣是我也認不出來啊,我還想是誰呢,結果他一開口不得了了是小哥啊!本來想留他下來敘敘舊的,誰知道在我這兒梳洗了下就說要下杭州找你了這是…」沒有打斷胖子滔滔不絕的報怨,吳邪有些走神,小哥梳洗完就下來杭州找我?「胖子別呼嚨我啊!」「嘿天真你這毀謗呢!胖爺我是這種人麼?你家小哥闷騷的緊,絕逼不會主動跟你說這事兒的,沒胖爺我通風報信你能知道?好了快去陪你家小哥唄!你胖爺我要去瀟灑囉!」電話那頭便自顧自的掛了電話。

 

    吳邪望著回盪著嘟嘟聲的話筒,停頓了一會,得知他一直等著的那人在歸來時火急火燎的趕著來找他,吳邪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思考了,本來想著一見到他就要揪著領子逼問為什麼要自己一人赴險的,但人見著了,他就跟謎障一樣只覺得人回就好、什麼都不重要了,至少自己沒失去他。

 

    算了,人回來就好了、什麼也別想了,吳邪這麼跟自己說,放下話筒,吳邪剛拍了拍自己被凍的發紅的臉,手便被人一併捂在臉上了,「冷嗎?」捂著他的人問著,「啊、小哥,你怎麼在這兒、啊不我在說啥啊!咱們先過去火爐那吧!王盟看著呢!」手被人固定著吳邪有些慌張,張起靈手心傳來的微微溫度讓他心跳有些不受控制,向來那人的體溫便低到不可思議,但今天怎麼卻覺得手背上貼著的是如同被炙燒過的石頭一般燙手。

 

    「冷嗎?吳邪。」張起靈重複了一次問句,雙手依舊沒有移開,只是直直的望著吳邪,「吳邪,冷嗎?」黑曜般的眼瞳照映出吳邪的臉,他的臉有些泛紅,眼眶也是,張起靈想,是不是他看錯了?

 

    「冷。」吳邪的聲音有些顫抖,聽著那人的話,眼眶有些泛著酸彷彿一不注意便會有液體滑落。

 

    「恩。」語落,張起靈便抱住了吳邪,就好似要將對方融入骨血般的深擁,一旁的王盟早就退了出去,也順道把門一並帶上了,聽見門合上的聲響,他在吳邪耳邊輕輕開口:「這樣就不冷了,吳邪。」

 

    吳邪沒有回話,只是被他擁著的肩膀微微顫抖,放在張起靈背後的雙手抓緊了那人身著的外套,他不敢出聲。

 

    那人只是把一隻手擺至他後腦杓,將下巴靠在他的肩上,對方身上傳來的冷香在他鼻腔環繞,熟悉的久違了,然後用著比平常更加溫和的語氣朝他說了聲,

 

   「吳邪,聖誕快樂。」

 

   「……小哥……聖誕、快樂。」語落,吳邪痛哭。

 

 

 

 

 

        

    

 

                                                     -The End-


评论
热度(3)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