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驚喜。(黎嚴)

*睡前更新,順便翻翻自己還有多少文可以貼(X

*其實算是言→黎嚴,而且這是N年前的七夕賀文(X

*同樣是無料本的內容

*滷煮牌OOC,請小心食用

*滷煮還在糾結以前小學生文筆的冰漾究竟要不要丟出來,乃們願不願意給個意見Q_Q

*目錄


********


   「欸欸前室友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黎子泓轉過身看著滿臉興奮的嚴司,對方從今早開始就一直處於興奮狀態然後不斷的騷擾別人,像是在單身的人面前不斷的說著今天又接到了第N+1對情侶的喜帖啦、在有伴侶的人面前大唱分手快樂之類的,導致自己今天已經不曉得接到幾通希望自己管好對方的電話與抱怨的簡訊了。

 

    「知道,是七夕。然後你能不再亂了嗎?我已經接到好幾通抱怨你的電話了。」語落,便又轉身回去處理桌上的公文。

 

    「欸~原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既然都知道那就不要在弄這些了,七夕爆肝而死會被笑的喔!」嚴司從沙發上起身,一把壓住了對方正在審查的文件,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信封在黎子泓眼前晃了晃。

 

    「欸欸前室友你猜猜,今年七夕我收到什麼了?」黎子泓抬頭看了眼對方手上晃動著著信封,如此近的距離已經足以讓他聞到信封袋內飄散出來的淺淺血腥味,他皺了下眉頭一把握住對方的手腕,低聲道:「你又亂收了什麼東西。」

 

    「欸、就算我不想收也得收啊,人家都寄到家裡來了,不收會給郵差大叔製造麻煩的,而且,對方寄來的是很有趣的東西喔!」嚴司一邊說一邊把黎子泓的手移開好方便打開信封,動手把自家前室友桌上的文件推向一邊後,便把開了口的信封下下抖了抖,只見一張帶著腥紅的小卡伴隨著一小段女性尾指掉落。

   黎子泓把小卡翻面,上面用血寫了『七夕快樂,送你一份大禮,OO港7號倉庫。』上頭的血字已經乾掉成了紅褐色,小指似乎也已經被切斷一段時間了,就算切面再怎麼乾淨俐落也沒辦法接回去了。

   「是那傢伙寄的喔,蘇彰。」對方愉悅的說著,一臉七夕收到一封血書跟一節斷指就跟情人節收到一打巧克力一樣的家常便飯,黎子泓忍著朝對方臉上來一拳的衝動朝著嚴司說到:「然後呢?你拿給虞夏他們了嗎?」抽起一張衛生紙將桌上的斷指拿起,這說不定是某起案件的證物。

   「當然還沒啊!我可是一收到一看完就馬上拿來跟你分享了欸!怎麼可能先拿到老大那裡啊?」嚴司拍了下桌面,拿起對方桌上的黑咖啡喝了一口,「啊、好苦,前室友你的口味還是這麼異於常人…..好啦,認真跟你說,其實我是想先來問問你這裡有沒有處理到什麼綁票的案子,剛剛驗了一下手指寄來的時候還滿新鮮的,被害人說不定還沒死掉這樣,有頭續再去找老大他們會比較快。」看著對方有些變黑的臉色,嚴司一秒果斷決定談正事。

 

   「你不先跟他們講地點嗎?還有,是你的口味太甜了。」黎子泓一邊回話一邊從對方手裡拿回自己的杯子,對方明明說苦還喝到快見底。

   「嘖、早就講完了,老大他們現在應該已經派人去找了吧?只是還是得確定一下是哪一個案件的被害人,而且那傢伙會這麼光明正大的寄這東西來,該不會人是他救出來的吧?」嚴司有些可惜的看著自家前室友把杯子收走,自己都還沒喝完呢,一路上朝著同事哼哼唱唱的過來都快渴死了,他可不想在七夕因為太渴而死掉,太蠢了。

   「好啦好啦、快想想有什麼綁票案件然後被害者還活著的,整理完我們去過七夕!!!前室友你都不知道我一路被閃過來有多痛苦,不閃回去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不等自家前室友回話,一邊將對方轉回辦公桌前,一邊開始整理對方的私人物品,好能夠在案件整理完的第一時間將對方整個人打包帶走。

   「垃圾你又想拉學長去做什麼。」一個兩個人都熟到快爛掉,嚴司還一度任為可能某一天驗屍會驗到對方然後死因大概是營養不良加上脫水的聲音闖入兩個人的對話。

   「咦?小東風你怎麼會在這裡?你這時候不是應該躲在房間裡嗎?小心走在路上被閃光彈突擊喔!」

   「我在這你關你什麼事,你才是小心走在路上被人情殺。」言東風關上門,朝著某法醫冷冷的丟下一句後便徹底無視對方的存在,直直的走到黎子泓面前。

   「學長,你上次託我幫你還原的東西我擺在這裡了。」言東風把手上的牛皮紙袋擺放到對方桌上,眼角撇見被衛生紙包住的物體,「垃圾,不要拿一堆奇怪的東西來給我學長。」

   「欸、哪裡奇怪了,小學弟乖喔不要嫉妒,這是人家送給我的親親七夕賀禮。」某法醫一臉不良笑容,朝著言東風晃了晃手指,一邊勾過前室友的脖子作親密狀摟著,擺明了就是要讓對方誤會的陣仗。

   「學長才不會送這種鬼東西。」言東風朝著某不良法醫投去一記殺人目光後,又默默將視線轉回黎子泓被勾住的脖頸,學長沒有甩開,言東風心想,手篡緊成拳頭又默默鬆開,低聲的做了一次深呼吸,克制自己不要把手的主人用雕刻刀捅爛後,言東風抬頭看著黎子泓說到:「學長,這裡的空氣被垃圾污染了,所以我先走了。」

   「嗯,七夕快樂,東風。」

     言東風握住門把的手停頓了一下,「……七夕快樂,學長。」

     「欸欸小學弟怎麼沒有祝我七夕快樂!!」

     「垃圾不需要。」語落,言東風闔上了門,人便隨著腳步聲漸行漸遠,而門內的嚴司卻還是巴著自家前室友不放,一邊伸手去搶對方拿走的咖啡,一邊哀怨道:「小東風太不可愛了,居然只跟你說七夕快樂,還有前室友你居然也回他!你今天都還沒跟我說過七夕快樂欸!!」

   「七夕快樂,補給你了,快點從我身上下去,然後把咖啡還我。」黎子泓看著嚴司好幾秒後,才終於在某法醫一臉不情願下拿回了自己所剩無幾的咖啡。

   「……前室友,身為你好心的前室友兼同事奉勸你一句話,這麼沒情調小心以後交不到女朋友喔。」嚴司起身,滿臉哀怨的望著某大檢察官。

   「已經有了。」某檢察官默默的將對方喝剩的咖啡一飲而盡。

   「蛤?有什麼了?」本來已經準備打道回府的某法醫停下腳步,一臉錯愕的望著神色淡定的大檢察官。

   「女朋友。」檢察官投下一顆原子彈,法醫死亡確認。

   「咦咦咦咦咦咦?!!!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前室友你也太不厚道了居然瞞著我這麼久!!!原來今天孤家寡人的只有我一個嗎混帳!」

   看著已經炸毛的法醫,黎子泓拿著杯子和三合一咖啡包起身,走到門前才默默的補上一句,「不是你嗎?女朋友。」

   隨後便瀟灑的走出辦公室大門,留下難得一見滿臉通紅的不良法醫一枚,和其實從頭到尾都在現場卻似乎沒被任何人發現的玖深小弟一隻。

 

 

 

「幹!嚴司你和黎檢閃屁喔喔喔喔喔!!」 BY玖深語。



评论
热度(3)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