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Because is you ( 傘修 )

*葉修生賀,踩著死線

*完結賀點文(醫生paro)一起解決

*短小不精,魯主牌ooc

*不知道在文藝甚麼的不知所以然的文(囧

*葉神生日快樂,不管時光如何飛逝,你始終在我心裡

*目錄





********

扣、扣,門板響起清脆的聲響。

 

「請進。」坐在床上的人帶著一臉睏倦,放行的聲音也懶散的彷彿隨時都能昏睡過去。

 

蘇沐秋推開門後看見的便是這樣一幅景象,病床上那有著柔軟黑髮的人轉到他手上已經個把月了,他卻沒見有誰來探視過他,而葉修,就是個躺在病床上隨時快要睡著的傢伙,倒是一點也沒覺得失落,過於淡然反而給蘇沐秋一種,沒人來探視才是正常的錯覺。

 

「今天感覺如何?」他聽見自己這樣問著例行公事的問題,誰知道他真心想問的一直都不是這個,只是每每看見葉修那滿不在乎的雙眼卻又無法開口。

 

「啊…大概老樣子吧,你給我根菸我大概會好得更快。」蘇沐秋看著葉修說完後,像是想起了甚麼笑話低聲地笑了起來,笑成月牙似的雙眼襯著零碎的黑色劉海,總能勾起他心裡微妙的悸動,這個人看起來明明看似甚麼都不在乎,卻又好似一點點小事都能觸碰到他纖細的神經,跟葉修相處越久,蘇沐秋反而好像越來越能理解為甚麼這個人會自己選擇住進精神療養院裡了。

 

大抵是被現實逼迫得需要有個角落來喘口氣吧,他也曾經歷過那樣痛苦不堪的時期啊。

 

「病房裡不能抽菸的,要不今天出去走走吧?」蘇沐秋拖過一旁的椅子在床邊坐下,自覺地拿起一旁他不動,病床上某個懶癌末期也不會動的水果削了起來,與其擺著壞掉還不如他直接處理吧,反正他每天總是會撥出一段不小的時間來看看這傢伙,也不差削水果的這點時間。

 

「喏,吃吧。」他插起一塊蘋果擺到葉修的嘴邊,看著那個眼底盛著笑意的黑眸看著他,然後一口咬下水果,葉修那鼓著腮幫子的臉總是讓他也想要咬一口。

 

「蘇醫生也總是給別的病人削水果吃嗎?」聽葉修調笑的問著一邊順水推舟的避開了出去走走的問題,這傢伙明明心知肚明啊!蘇沐秋在心裡嘆了口氣。

 

「是啊是啊,我從今天起攬下所有給病人削水果的活了,以後就沒時間伺候你這傢伙啦。」

 

「哎別,我怕你太累,還是給我一個人削就夠了啊。」葉修笑笑,自覺的插起水果往蘇沐秋的唇邊一擺,當作是對方被自己調笑的補償,即使這完全是借花獻佛,蘇沐秋也豪不在意的笑著吃掉對方難得的殷情。

 

「葉修,這週末我輪休,帶你出去走走唄。」安靜片刻後,蘇沐秋看著葉修這麼說了。

 

他看見葉修愣了一下,才緩緩點頭答應,蘇沐秋心想,這傢伙大概不曉得自己週末帶他出門的用意吧,那傢伙的神經總是在該細的時候粗的可以,卻又總能在別人特意想隱瞞情緒的時候輕易的看穿對方心思,想到這裡蘇沐秋低低的笑了,嘴角勾起的微笑看的葉修楞神。

 

這個週末來的非常快,當他看見穿著休閒服的蘇醫師時,葉修這麼想著。

 

那個人有著溫暖的褐色頭髮,被鵝黃的棉T襯的越發顯眼,葉修覺得自己有些別不開眼,他的心理疾病一直讓他排斥與他人有肢體接觸,但當蘇沐秋以這樣的姿態出現在病房門口時,卻讓他有股想要擁抱對方的衝動,可能是陽光太過溫柔,又或是微微徐風吹的他頭腦犯渾。

 

「你來了。」

 

「是啊,走吧。」

 

作為主治醫師,蘇沐秋非常了解葉修的病症,所幸也沒安排到甚麼人潮洶湧的地方,而是帶著對方到了一塊離了醫院有段距離,杳無人煙的海邊。

 

葉修難得走在他前頭,黑色細髮被海風吹的凌亂,可蘇沐秋難得在對方臉上看到一絲真正放鬆的神色,他知道葉修在醫院總是難以放鬆心緒,夜裡無數次的失眠他也都看在眼裡,但治療程序卻總是沒顯現出成效,除了另一個原因,這也是他這次帶人出來的主因之一。

 

或許是出於玩心,蘇沐秋踩著葉修在沙灘上踏出的步伐前進著,他的腳比葉修的大點,所以每當葉修的腳印被他的覆蓋過去融為一體,蘇沐秋的心底總是有著莫名滿足,微妙的,連他自己都有些摸不著頭緒。

 

像是知道蘇沐秋在身後有些幼稚的舉動般,葉修停下了腳步,讓身後的人不得不在三步外的距離駐足。

 

「怎麼了?」蘇沐秋開口。

 

「你看那裏。」順著葉修的手指看去,蘇沐秋只看見一片沒有盡頭的海洋,連接著夕陽西下的天空。

 

這片海灘離市區有段距離,當他們到達時已經是可以看見太陽西沉的時候了,橘紅的光芒照射在葉修的側臉,讓蘇沐秋總有種這個人隨時會消失的錯覺。

 

「我大概是從那裏來的。」他聽見葉修喃喃說著。

 

「從另一個時空過來的,在那裏我其實有不少家人朋友,也曾經有過你。」葉修的聲音低沉的好像快哭了出來。

 

「曾經有過我?」蘇沐秋有些訝異。

 

「對,曾經。但是你出了車禍不在了。」葉修撥了撥腳下的沙子,聲音卻已經平靜了下來,就像只是在敘述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們曾經在那裏一起打遊戲,你也是,可玩的沒我好,我還拿了4個冠軍呢。」

 

蘇沐秋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葉修娓娓道來,就像聽故事一樣,他對這些事情完全沒有印象,他甚至對於另一個時空裡的自己會去打遊戲都感到不可思議。

 

「但其實我現在覺得這裡挺好,也沒像以前那麼想回去了。」這句話讓蘇沐秋想起了許久之前,葉修還沒轉到他手下前他聽見的那些關於葉修的傳聞,那個每天都在企圖死去的青年。

 

他曾經覺得那些傳聞都是不可信的,因為他完全沒見過葉修在他面前這樣做過,直到他聽到這些話,蘇沐秋心想若是死去是葉修認為可以”回去”的方法,那麼那個每天想著結束生命的青年大概是真的存在過吧。

 

「至少這裡的你還活著,這樣就夠了。」

 

葉修的話像句解答,解開了蘇沐秋心底的疑惑。

 

海風吹過了他們之間的空隙,蘇沐秋伸出了手想握住眼前葉修無力垂落的手,卻又好似被驚醒的縮回了那縮短距離的掌心,他垂下了頭,細碎的瀏海蓋住了醞釀情緒的雙眼,「生日快樂,阿修。」

 

蘇沐秋的聲音低的幾乎讓人聽不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為甚麼要在這個時間點脫口這句話,可能是因為慶著葉修生日就是他本來的目的,也可能是,希望藉著這句話,讓葉修對現在的這個他存在的世界感到有所歸屬。

 

生日快樂,想告訴他在這個他還活著的世界,會有這樣一個蘇沐秋跟他說生日快樂。

 

想告訴他,蘇沐秋還活在他的身邊。

 

他看見葉修的身子晃了一下,隨即便聽見眼前的人帶著濃濃鼻音的聲音說著讓他閉上眼。

 

「好。」

 

語落,他便感覺自己被人緊緊抱住,葉修環著他的在隱隱顫抖,有些過高的體溫伴隨著猛烈的心跳傳遞至他身上,蘇沐秋覺得自己的心臟幾乎要停止跳動。

 

「為甚麼你會相信我?」他聽見葉修悶聲說著。

 

「因為是你說的啊。」因為你是葉修,所以無條件的相信你。

 

然後他伸出手擁住了他。

 

 

 

 

 

 

 

-THE END

 


评论
热度(17)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