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奇蹟。上 (冰漾)

*滷煮牌ooc/瞎眼注意

*N年前舊文,從滷主的寫法就可以知道年代久遠(乾

*第二人稱寫法注意

*其實滷主國中時期的冰漾文簡直高產賽母豬(X

*目錄


********


 

成千上萬的人群,你卻和我相遇,

 

 

那是多麼美麗的奇蹟。

 

 

我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但因為是你,所以我承認它的存在。

 

 

*****

 

 

喧鬧的大街充斥著笑聲,成雙成對的情侶漫步著。

 

你停駐在廣場前,望著廣場正中央那個巨大的聖誕樹。

 

上頭掛著的鈴鐺,映照出你因為低溫而被凍紅的臉孔,

 

一樣的面無表情,一樣抿成一直線的嘴角,

 

週遭歡樂的氣氛很顯然觸碰不了你的情緒。

 

目光漫無目的的漂移,最終停留在一抹小小的墨色身影,

 

充滿著柔和光線的蛋糕店,隔著玻璃窗你看見了他,

 

看見了他那雖然忙碌卻依舊掛著笑容的身影,

 

似乎是發現你正在看著他,他對著你勾起了個大大的笑容。

 

明明彼此都不認識,可是為什麼…他能夠這麼自然的對著自己露出微笑呢?

 

這個疑問在你的心中出現,驅使你邁開步伐走進蛋糕店裡,

 

即便你根本就不喜歡甜食。

 

 

*****

 

 

「歡迎光臨。」充滿朝氣的柔軟男聲傳入你的耳裡,

 

你將店內的裝潢環視過一圈,發現裡頭除了溫暖的黃色系還充滿了聖誕節的氣

氛。

 

你挑了個靠窗的位子坐下,脫下了身上的大衣掛在一旁的椅子上。

 

店裡唯一的店員便是你剛剛看見的那個有著黑髮的青年,

 

而你發現,他正拿著紅綠交錯的菜單往你這走來。

 

 

 

 

「先生,請問您需要我幫您點餐嗎?」

 

溫暖的音色搭配著店裡的柔和的氣氛聽起來格外舒服。

 

你抬頭看見他別在胸前的名牌,<B>褚冥漾</B>,這三字便烙印進你心裡。

 

「先生?」他再度開口,但嘴角的勾起的弧度卻依舊沒有縮減,

 

你停頓了一下,然後開口道:「黑咖啡。」

 

你看見他似乎愣了一下,然後馬上回過神來的笑著應了聲”好的”,

 

等待的時間並不算長,他便踏著輕快的步伐朝你走來,

 

而手上,則多了杯四處飄香的黑咖啡,和一盤看起來極為精緻起司蛋糕。

 

“喀”瓷盤與木頭製的桌子相擦製造出的細小聲響,拉回了你的注意力,

 

微微皺起眉頭,你開口「我沒有點蛋糕。」

 

「來蛋糕店裡不吃蛋糕很奇怪吧!這是招待的,我們店裡的起司蛋糕很好吃、不會太甜的。」

 

你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聽見了他說的話,他對你笑了一下,轉身又回到了櫃檯前,

 

你收回擺在他身上的目光,拾起擺在盤子旁的小叉子,往那看起來精緻的蛋糕切

 

下,然後放入口中。

 

綿密的起司慕斯在口中化開,鋪在底層的餅乾在舌尖形成另一種口感,

 

況且甜度不高,很難得的符合了你挑惕的胃口。

 

拿起了瓷杯輕啜了口黑咖啡,濃郁的咖啡豆香,純粹而無雜質,溫潤而不乾澀,

 

讓你不得不承認,這間店不管是蛋糕或是咖啡都是上等貨。

 

放下瓷杯,你的注意力又飄到了他的身上,目光跟著他那來來去去的身影,

 

你不曉得,自己究竟是為什麼這麼在意一個陌生人。

 

或許………是因為他對著不認識的自己露出了微笑的關係?

 

 

*****

 

 

 

喝一杯咖啡吃一塊蛋糕的時間並不長,

 

你穿上了被忽略了一段時間的大衣,然後起身走向了櫃檯,

 

「先生,請問要結帳嗎?」他又露出了甜甜的微笑,看的你瞬間失了神,

 

你輕輕點了頭,一邊拿出了皮包,

 

「那麼,一杯黑咖啡一共是八十元」

 

你皺了一下眉頭,「你少算了蛋糕的錢。」

 

「那個是我請的、不用錢,但是請不要跟別人說喔!」他的微笑依舊,只是眼角

 

多了點狡黠的光芒,好似惡作劇般的豎起了食指擺至唇前。

 

看著他,你不自覺的露出微笑,然後將手上的百元鈔票遞了出去,

 

「先生,您笑起來很好看呢、應該要常笑的。來,這是找您的二十元」

 

白皙的手掌上躺著兩枚十元銅板,你將手覆了上去,

 

「颯彌亞。」你開口,嘴角難得的繼續掛著笑,

 

你看見他愣了一下,然後露出了瞭然的笑,回道:「再見,..颯彌亞先生」

 

幾乎是瞬間,「明天見。」三個字便闖出你的口,朝著他直奔而去。

 

你看見他再度愣了一次,隨後又露出那過於燦爛的笑容「明天見。」

 

噙著淡笑,你轉身推開了玻璃門,弄得掛在上頭的鈴鐺叮噹作響。

 

 

 

*****

 

 

一樣的傍晚時分,一樣的夕陽美景,一樣的嬉鬧喧嘩。

 

你回到了這家店,

 

一樣的鵝黃燈光,一樣的溫暖合諧,一樣的充滿了聖誕氣氛,

 

他的笑顏,也一樣的,搔動著你的心。

 

推開了玻璃門,門上的鈴鐺依舊叮噹作響,發出跟昨日他離去時同樣的音色,

 

「歡迎光臨。」他的聲音在你耳邊響起,你追著源頭看去,

 

發現他站在離你不遠處,帶著愉悅的微笑整理著上一桌客人留下的殘骸,

 

你對著他笑了一下,然後走到昨天坐了一個下午的位置上坐下,

 

脫下了大衣,順手將一直提在手上的包包放是在一旁的椅子上,

 

你只是靜靜的坐著,然後等著他像昨日一樣的走近你身側幫你點餐。

 

經過了不長的時間,你就看見他噙著微笑,捧著菜單朝你走來,

 

「颯彌亞先生,今天需要什麼?」他熟悉的聲音在你耳邊響起,

 

「…跟昨天一樣。」你私心的希望他能記住多一點關於你的事情,

 

就算是最簡單的記住了他昨天吃了什麼也好。

 

你看見他加大了笑容,好聽的聲音再度傾瀉而出,「黑咖啡跟起司蛋糕嗎?」

 

你下意識的點了點頭,直到他掛著得逞的笑容回到櫃檯後你才發覺他說了什麼,

 

黑咖啡跟、起司蛋糕。像是偷了腥的貓兒,異樣的喜悅感在你的心底渲染開來,

 

赫然發現玻璃上倒映著的你的臉,你錯愕,原來…自己也可以有這種表情?

 

想著想著,你斂起了嘴角,打開了閒置在一旁的包包,

 

你拿出了一本素面畫本跟一支看起來使用已久的3B素描筆,

 

翻開空白的一頁,你將素描筆夾在食指與中指之間,然後來回轉動,

 

這是你在思索著要畫些什麼的時候,連自己都不曾發現的小動作。

 

因為太過專注於眼前空白的畫冊,導致他的靠近你也沒有發覺,

 

直到,飄著熱氣的黑咖啡倏地出現在你的視線範圍,將畫冊完全擋去時,

 

你才抬起頭來,倒是他沒料到你會一眼就望進他眼裡,驚慌的神色完全表露無疑,

 

「阿…颯彌亞先生,你的黑咖啡跟起司蛋糕。」

 

彷彿是想化解空氣中凝結著的尷尬他結結巴巴的開口,無奈臉上卻飄起兩朵紅雲,

 

你無聲的笑了,然後放下手中的畫筆,接過他手上的咖啡和蛋糕。

 

「謝謝。」你聽見自己這麼說,他點了點頭,然後帶著微笑走向了櫃檯,

 

提起瓷杯,讓飄香的咖啡滑入喉嚨,你再度提起了筆,而這次沒多想,

 

便在空白的畫冊上開始勾勒最初的人物架構,隨著筆觸的加深,

 

漸漸看出是一個坐在檯子前的男人,感覺輕柔的黑髮,配上精緻的臉孔,

 

偏瘦的身形正捲曲在稍嫌擠的櫃檯裡,低著頭打瞌睡。

 

放下畫筆,你看了在櫃檯偷打瞌睡的他一眼,又撇了一次自己的畫本,

 

露出了個滿意的笑容,隨後便在畫冊右下角簽下了自己的筆名,

 

然後就將畫冊及畫筆趁著他尚未發現時,快速的收回袋子裡。

 

被閒置在一旁的咖啡早已遺失了溫度,你皺了下眉頭,

 

揚起了手將那個剛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的人喚了過來,

 

「颯彌亞先生,怎麼了嗎?」來人的眼角還帶著絲絲霧氣,看起來似乎還沒睡飽,

 

嘴角的弧度似乎沒有那麼大了呢?你看著他這麼想著,然後開口,

 

「我要一杯黑咖啡,這杯冷了。」

 

他撇了眼一旁的被遺落的咖啡,,然後輕輕嘆了口氣,

 

「颯彌亞先生,你很常忘記吃飯對吧。」他無奈的笑,

 

「摁?」你挑眉,

 

「你畫圖畫到咖啡沒喝、蛋糕沒吃,那平時的正餐應該也是如此吧!」

 

你有些驚訝對方居然猜中了你平日的作息,焰曈驚訝的瞠大,

 

而他露出了個”看吧!我說的沒錯吧!”的笑容後,接著說了下去,

 

「颯彌亞先生你,今天等我下班一起吃晚餐吧!」

 

 

 

--T.B.C


评论
热度(6)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