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樓下跑圈的。中 (佐鳴)

*滷煮牌OOC/我有預感上中下大概寫不完(淚

*這段簡直胡言亂語ry

*前天讓二少溫情了一把,今天就讓二少放飛自我吧。

*寫文就是給自己正能量,三次元不順二次元就高產(淚

*多評論,多產出(咦  

*目錄 / 


********


今天是他在大四宿舍樓下晨跑的第三個禮拜,漩渦鳴人認真的覺得如果那個學長還是繼續在那裏盯著他慢跑,他改明兒就要換個地點。

他這幾個禮拜簡直被盯出毛病來了,連在教室上課、走在校園都覺得有道熟悉的視線黏在背後,難道是自己搶了對方晨跑的路線?不對啊在自己來跑之前他可沒發現這裡有人跑步啊,前個禮拜的邀約也被對方莫名其妙地打槍了。

還是自己唱的歌戳中對方的傷心事?讓學長難過的想給自己一記爆頭?這也不可能啊,他從來都不唱情歌系列的,緩慢的曲調容易想睡,最近這個禮拜的歌甚至剛換成我的滑O鞋呢!他覺得這首歌非常適合刺激慢跑時的精神,但像這麼HIGH的歌還能打中對方的心事,饒是鳴人也覺得不可能。

結果做好了繼續被盯著跑步的心情,鳴人卻發現今天那個學長好像沒有出現,他偷偷的鬆了口氣,開始調整呼吸慢跑,但跑著跑著每每經過宿舍樓底下的時候卻覺得好像少了甚麼,也沒有了過去自己一個人跑步時的輕鬆心情,腦子裏面閃過幾個念頭,鳴人發現自己竟然停下步伐,駐足在那個學長平時站著的位置。

「啊…我好像都沒問過學長的名字的巴呦。」鳴人搔了搔臉頰上的鬍鬚胎記,偏了頭想想,上次學長拒絕自己的晨跑邀約是不是因為自己沒有問他名字,所以被認為是不禮貌的傢伙才拒絕的啊?

但就算是這樣,上次那個拒絕的語氣也太糟糕了點吧?!不過、如果等等那個學長出現的話,還是、姑且、問一下名字再邀約一次吧。

「喂!」做好了決定,正當鳴人準備繼續慢跑時,卻聽到背後有個略耳熟的聲音,像是在叫他一樣。

鳴人先是四處看了下,確定宿舍樓底下就他一個雙腳站立的生物後,才轉身去看究竟是誰在叫他,結果一看整個人都不好了。

三十秒前才剛在他腦子裡出現的傢伙,現在正提著一袋熱呼的包子,滿臉陰沉地看著他啊!

「啊…學長早。」

「你今天為甚麼這麼晚。」

等等,鳴人突然覺得他有些跟不上這對話的跳躍程度,從他開始在這而跑步至今,他倆的對話就只有上次那簡短的讓他有些懵逼打槍發言,而現在眼前這個學長似乎是在質問他今天為甚麼跑遲了啊。

「欸、因、因為今天賴床了跌巴呦。」對方的表情太可怕,害他講話都有些結巴了!但老實說,他完全沒想過對方居然已經這麼熟悉自己的跑步時間了,嘛、雖然也不是太意外,畢竟那個學長天天都在這看他嘛。

 

看到眼前那個黃澄澄的傢伙,佐助在心裡偷偷鬆了口氣,雖然平常在校園裡常常能夠看見對方,但能夠近距離接觸也只有這個時間了啊,連續一兩個禮拜下來他已經習慣了把提早起來看這傢伙跑步,當成了每日的必做事項了。 
 
其實他還是有點擔心對方因為自己而再也不來這裡跑步了,畢竟上次一口回絕的這麼徹底,卻還是每天都來看,換做佐助自己遇上這事,不是把對方打一頓就是打一頓再換地方跑圈了。 
 
所以抱了個給對方上次賠個禮的心情,他在糾結了一個禮拜後才決定替對方買頓早餐當作賠罪順便開個能夠友好交流的頭,但佐助怎麼也沒想到東西都買好了,鳴人那傢伙居然沒按時出現!啊、是的,他知道那個小學弟的名字,這是他不小心打聽來的。 
 
他在樓底下等了半個多小時,預想中的破鑼嗓還沒聽到,手上的食物到是涼的差不多了,為了避免中間鳴人突然出現而自己沒碰上,於是佐助摸出手機讓水月,那個替他打聽小學弟名字的傢伙,讓他給自己買幾個包子過來,口味還要菜肉半參。 
 
而他剛剛就是去跟水月拿個包子,回來就看見讓他等了大半小時的傢伙痴痴地望著自己平常定點的位置,佐助勾了勾嘴角叫了對方,卻在看到鳴人左顧右盼的時候難得揚起的嘴角瞬間掉回水平線下。 
 
除了自己,這傢伙難不成還期待別的傢伙叫他嗎?! 
 
 

--T.B.C



评论(6)
热度(14)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