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Elopement。上 (韓葉)

*N年前的完結賀慶祝點文

*這次韓葉絕不開車(蠟

*滷煮今日第二更,以及花式OOC

*PS.雖然我覺得這個收尾謎之適合打上END,但篇名翻譯過來就是私奔,好歹得讓老韓攜手葉修私奔啊(

*人魚韓X人類葉修

*PPS.只吃韓葉的小夥伴不要想不開FO滷煮,滷煮韓葉只產點文,基本不額外產糧但次次韓葉點文都開車我該怎麼辦(蠟

*目錄 /   



********


海浪的聲音震聾欲耳,拍打在岸上的浪花大的像是能吃人。

 

ㄧ艘漁船搖搖晃晃的在海中像是在尋找著什麼,船上的箱子隨著船身滑動相互碰撞,直到裏頭裝載的高劑量麻醉槍撞了出來,再被人迅速的撿回箱裡。

 

船隻就像被燈塔遺忘般,一次也沒被光線照射過,就這樣不斷在黑暗中行進,直到一處滿是珊瑚礁的海域,那漁船才停了下來,提著微弱的探照燈勘查著海面,一但發現有黑影閃過便開槍射擊,再拋網打撈。

 

一來一往了幾回,打撈者跟舉槍的船夫早已滿臉不耐,負責照明的人卻是一在擺出了等候的手勢,要另外兩人沉著點,船夫朝甲板吐了口唾沫才罵咧咧的開口:「這種鬼天氣、那啥勞子哪還會出現,跟老子說要撈筆大的,撈到太平洋去了操!」

 

「你等會、做大事多點耐心能行麼,真打著了夠咱仨吃一輩子的!」提燈的好脾氣的說著,他們三人一直幹著不能見光的海上勾當,難得有人找上門開口就是筆大金額的交易,自然是不能放過。

 

提燈的人往海面又照了照,突然一個黑影晃過他大叫:「那兒啊!!快、麻醉槍呢!」

 

 

 

一片漆黑,不是平常熟悉的深海的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平常敏銳的感官此時也起不了作用,不自覺從喉嚨深處傳出的嘶吼低鳴,明確的傳遞出他此刻憤怒焦躁的心情。

 

他伸出手向前卻撞上了一面似牆的硬物,尖銳的指甲拍打著不明物件發出尖銳的噪音,發達的聽覺承受不了這樣的音頻導致他下意識的皺起了眉,視覺尚未恢復的現在他連判斷自己身在何處的能力都沒有。

 

手臂打直便能碰到的牆面似乎有阻隔外界聲音的功用,還有那出人意料外的強韌度連人魚自豪的鋒利指甲和力道都無法將其破壞,他憤怒的甩起尾鰭拍打牆面,可除了被回彈的震波吵的皺眉外卻一點效果也沒有。

 

「別掙扎了,這玻璃可不是能輕易掙脫的東西啊。」玻璃外的那人叼著菸勾著笑的看著自己,他不是很明白對方在說些甚麼,這玻璃的厚度足以阻隔一切聲響,但他知道這種兩隻腳行走的生物通稱人類,不只如此他還知道眼前這個人類嘴角掛著的笑讓他很想一尾巴拍上去。

像是突然想起了這玻璃的隔音效果,滿臉嘲諷穿著實驗袍的傢伙舉起了手上的板子,上面用著人魚的語言寫了簡短的自我介紹,葉修,似乎是那個傢伙的名字。
他在水箱裡沉默,不打算做出附和對方的反應,他已經過了被捉到當下的暴躁情緒,明白了現在自己的處境,可能還得依賴這傢伙,才有逃出的可能,而且如果透露出太多人魚的情報,可能會大幅增加同族被捉的機率。

自從人魚的存在被人類發現,就不斷發生人魚被捕捉並且進行各種非人道實驗的情形,人類甚至從被捕獲的人魚中學會了人魚專屬的語言,這讓在海中幾乎沒有天敵的人魚感到莫大的威脅,直到近幾年人魚甚至演變出了巡視海域來保護年幼同族的舉動,一但在人魚生活圈發現人類船隻便進行破壞。

韓文清是自願到濱海附近巡視對人魚來說相對危險的海域,他是人魚一族裡難得的悍將,自然擔當起巡視小隊的隊長,卻沒想到一時疏忽就被人給一劑麻醉抓到了岸上,然後就有了與眼前這人的交會。

在相處了幾天後,他知道這個叫葉修的傢伙就是是負責他的研究員,而且看起來在實驗室裡有著不低的地位,因為對方只是使了個眼色周遭的實驗人員就都退下了,韓文清隔著玻璃再次打量著葉修,經過幾次相處他大概可以確認這傢伙大抵是沒有惡意的,但是人類的不可信還是深扎在人魚心中不變的印象。

「我說你啊,知道我懂人魚通用語吧?都處這麼多天了還不報上名來就是人魚的禮貌?」

「哥真的沒惡意的,對你們人魚也沒什麼想法,就是不小心被派來盯哨的。」

「其實科研院對人魚的研究方法我也挺看不過眼的,你不信任我是人類這點我理解。」

「哎、都這麼多天了,你真的不跟我說說你的名字?」

韓文清幾乎天天都在水箱裡看著葉修對他舉著板子,說的都是這幾句輪著,偶爾也會發發他口中科研院的牢騷,讓他總是覺得葉修其實早就不想待在裡頭了,只是不知道被甚麼牽絆住,逼不得已留下的。

即便他心裡對葉修設下的防線已經逐漸鬆動,卻仍然不願意朝葉修開口哪怕是一個音節,直到一個月後他終於學會辨識人類語言的唇語,看懂了平時葉修不在時代為監視他的實驗人員提起了關於葉修的流言蜚語。

韓文清第一個學會的人類字眼就是葉修,拜此所賜他對這兩個字的辨識度異常敏銳,幾乎是實驗人員一開口他就知道對方提起了誰。

通過實驗人員的口中,他知道了葉修是個發表了非常多著名研究且在生物研究上有著非比尋常地位的人,而且明明已經發表了要退出研究圈的聲明,不知為何卻又回到科研院來,橫插了這個人魚研究計畫一腳,還因為遲遲交不出有實質進展的研究成果成了不少大佬的眼中釘。

韓文清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自己多次暗自猜測絆住葉修離開的理由竟是自己,也沒想到對方對自己的包庇及保護甚至到了動搖葉修自己名聲的地步。

他有些不懂為甚麼身為人類的葉修會如此百般護著自己,韓文清從不覺得自己需要被保護,但他也明白,在這個有許多他不懂的科技存在的地方,沒有葉修在,他是不可能現在還完好無缺的在水箱裡安生著。

韓文清雖然對自己的能力很有自信,卻並不自大,他對葉修在不信任之下保有了一份感激,因此在葉修再次詢問起他的名字的時候,他朝葉修開了口,韓文清知道葉修看的懂。

「我叫韓文清。」他這麼說著,然後看見葉修睜大了雙眼。



-T.B.C

评论
热度(21)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