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Elopement。中 (韓葉)

*這篇不小心爆了字數所以拆三段發,這兩天就完結

*寫到後面簡直不覺得兩人在談戀愛啊(眼神死

*ooc如洪水一般而來簡直越寫越挫敗ry

*即使如此還是各種打滾賣萌求評論

*目錄 /   



********


葉修在原地楞了好一會,才想起舉起板子回應。

「你願意告訴我名字了啊?」

 

「韓文清,這名字還挺符合你的,一板一眼的。」

「老韓,我以後就這樣叫你了啊。」

自從韓文清告訴葉修自己的名字後,葉修板子上的內容就再度有了變化,縱使自己不打算再與對方有過多的交流,但每天板子都在自己眼前晃著,實在難以忽略。

興許是被弄煩了,韓文清也漸漸的會下意識對葉修的話語做出反應,像是同意對方的話時尾巴就會朝右擺動兩下,不同意時尾巴就硬梆梆的僵直著,這樣的變化可以說是連韓文清自己都沒發覺。

但葉修察覺了,不但察覺還發現了韓文清表達心情的規律。

他覺得挺開心的,就好像一直捂著的冰塊終於開始融化了,漸漸露出冰塊裡面一絲絲的暖意,從一開始的完全不予理會,到現在開始有了些許互動,葉修不認為是自己的持之以恆打動了韓文清,但也不曉得是甚麼樣的外力讓對方願意對自己稍稍卸下防備。

最初他選擇插手這次的人魚實驗,就沒有要乖乖協助的意思,葉修一開始是打著要把那隻被抓的倒霉人魚放出去,順便把科研院裡頭的資料銷毀在消失的,科研院裡頭不人道的實驗實在多到他都看不過眼,把資料銷毀了諒是與國家掛鉤的科研院一時半會也沒法重振旗鼓。

所以他踏進實驗室見到那只人魚本尊時葉修其實是驚訝的,誰讓他一開始預設會見到的是柔柔弱弱的小人魚,可萬萬沒想到眼前被關在水箱裡的,是個有著六塊腹肌長的凶神惡煞,指甲尖銳的堪比利刃,粗壯的尾巴一看能把人扇出十公里遠的,雄性成年人魚。

這傢伙一看就是人魚界裡的菁英戰鬥部隊好嗎?科研院那群四體不勤五穀不分的老傢伙究竟是怎麼把這樣的貨色給綁回來的,葉修實在是疑惑不已。

不過疑惑歸疑惑,該辦的正事還是得做,於是葉修就開始了每天掃擾韓文清,力求對方卸下心防的長期抗戰了,畢竟要帶著一隻龐然大物離開一群老妖怪的眼皮子底下,除了實力之外,還得要正主願意配合才行。

因此當韓文清不再只是下意識用魚尾表達情緒,而是開始會對他說話時,葉修覺得自己與對方心牆的抗戰已經露出了成功的曙光。



「老韓,想離開這不。」

距離被關進科研院的第四個月,葉修第一次對他”開口”了,不再用板子交流,而是選擇了用唇語跟他對話。

看似問句的話語韓文清卻聽出了肯定的意思,就好像葉修從一開始就打算帶他離開了,韓文清是有些意外,卻不是驚訝於對方想帶他逃脫的念頭,而是葉修選擇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提出這件事。

不久前他才看見其他實驗人員在討論針對他的特別研究已經準備開始,他也料想到大抵是葉修已經無法再拖延實驗時間,四個月的毫無動靜對於科研院來說已經是針對葉修最大的退讓了。

但這個節骨眼上,饒是非人類的韓文清都知道,實驗初期的監視人員定會大幅增加,他實在摸不清葉修在打甚麼算盤,畢竟從他看來在這個時候要將他帶走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但葉修卻給他一種信誓旦旦的感覺,甚至是對方眼裡的熠熠光輝都讓韓文清不由得想要相信他一次,所以韓文清點了點頭,答應了葉修逃脫的提議。

他聽著葉修的指示找到了被藏在水箱底部邊邊角角的換氧氣孔,葉修說為了同時供應海水和氧氣,他水箱裡的氣孔是連接外邊大海的,於是韓文清每日便趁葉修來訪的時間沿著周邊用尖銳的指甲鑿出個出口,並且每晚都棲在那兒用身體擋住被劃開的細小痕跡,終於在水箱底部開了個足以通過的入口。

離開的出口有了,接著便是等待葉修的暗示,一舉逃離科研院。

在得知韓文清把出口鑿出來的第三天,葉修便找了個藉口進入了科研院的主機室灌入了過去請駭客友人設計的病毒,隨後便伺機切斷整個院內的電源系統,只待緊急備用電源一開始運作病毒就會立刻生效,銷毀主機內的所有資料。

 
同時葉修與韓文清約好的暗號,便是當院內所有機器停止運作的瞬間,就是韓文清藉著換氧孔潛出的時候,為了保險起見,兩人也沒有約好再次碰面的地點,而是一逃出院內就各自分道揚鑣。 
 
所以當整個照明熄滅的瞬間,韓文清便摸著那個無比熟悉的鑿痕用力一掀,裡頭果然是一條足以讓一人通過的大管子,沒有多浪費時間,他便順著水流快速地往下游去,管子裡沒有多做隔音,憑藉著人魚特殊的耳膜構造所能接收的細小音波,讓韓文清久違的聽見了來自外界的聲音。 
 
韓文清當初所在的實驗室大概離最底層還有些距離,因為在逃離的時候他聽見了大量雜亂的步伐聲源於更深層的地底,各種人聲怒罵中他甚至隱隱聽見了有人在大喊葉修的名字。 
 
像是怕葉修沒能順利逃離,韓文清在邁向出口的路上一直仔細的辨認繁雜的音源裡有沒有葉修的,然而直到接觸到海洋他都沒聽見一絲屬於葉修的聲音。 
 
韓文清知道一路上來沒聽見對方的聲音其實是件好事,但不知怎的徘徊在心口的不安隨著他往下潛的深度顯得越發沉重,韓文清突然想起了逃離的前一晚葉修一反常態的認真,在他的印象裡,葉修就是一個沒臉沒皮隨時能撩的人心火四起的傢伙,在大的事入了他眼裡都跟沒事似的,韓文清想他那樣過度認真的神色,說不定是打定了逃不出的主意。 
 
想到這,韓文清猛然改變了行進的路線,直往剛才逃離出來的方向疾行,等到接近水面時他就隱隱聽見了甚麼東西破碎的聲音,夾雜著人類的怒吼,等到韓文清加緊速度探出水面時,正巧看見了一個人影從科研院被打破的窗口一躍而出,而窗口內還聚集了不少穿著武力裝備的人群。 
 



-T.B.C

评论
热度(14)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