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Elopement。下 (韓葉)

*越寫越崩潰,好險挺住寫完了

*近期工作上各種打擊信心寫文都沒動力了,各種求評論安慰麼麼噠

*國際慣例OOC

*目錄 /   



********


看著跳下來的人有著熟悉的身形,韓文清沒多想就衝著人影落下的地方游去,一去便發現跳下來的傢伙果不其然是葉修,韓文清低頭就吻住因為高壓衝擊而暫時暈過去的葉修,透過這方式替他輸氧,一邊帶著對方往不起眼的岸邊快速游去。

到了岸上,在等待葉修轉醒的過程韓文清覺得有些惱火,即使他自己都不明白這種感情從何而生,但看著臉色蒼白雙眼緊閉的那傢伙,他就無法替順離逃脫這事感到開心。

葉修這一暈就是到太陽都開始西下了才轉醒,他看著周遭的景色想自己果然是命大,毫無顧忌地跳下都能活下來,果然是應證了他那個英年早逝的摯友說的,禍害遺千年是吧。

他其實是沒打算活下來的,跟韓文清說的各自逃難不過只是讓那個腦子硬的跟化石一樣的人魚能夠安心逃脫,而自己在安插好病毒後就已經做好的準備了。

那個病毒是十年前,他與摯友一同的設計,當時他倆就已經是身在科研院卻打著從內部把科研院弄廢的打算了,從一開始對生物研究抱持的熱情,經歷了十年的磨耗,看盡各種實驗黑暗面,在他們踏入院內的第十一個年頭這個病毒終於誕生。

雖然這項計畫在那個人因為意外逝去後的十年才完成,但葉修一直把這當成是最後的願望似的,他知道不可能全鬚全尾的離開,因此在心願已了的瞬間也就認為差不多了。

獲救是葉修意料之外的,他還有些好奇是誰能這麼剛巧的救了他一命,直到他看見那個手上提著海產略為艱難前行,在沙灘上畫下歪曲痕跡的身影。

「老韓?」嗆過水的喉嚨艱澀的難受,只說了兩個字葉修就咳了起來。

韓文清見狀只是朝葉修扔了個含水豐富的海草類給他潤潤嗓子,然後有些僵硬的開了口。

「為甚麼找死。」

這用的也是看似問句的肯定句,葉修突然覺得有些好笑,也真是虧的這傢伙看的出來自己當時的想法啊,他想八成是韓文清逃到一半突然發現哪裡不對了,回頭來找他才救了自己一命,不然現在他估計已經跟摯友在另一個世界會合了。

想到這裡,葉修突然認為就這樣繼續活下去也沒什麼不好,只是估計這輩子就無法再用真名混跡國內了,腦子裡轉了幾圈之後的生活,他才開口回答韓文清那不是問題的問題。

「沒什麼,現在也不想了,就這樣過下去也挺不賴,要不老韓你跟哥過吧?」

葉修沒打算跟韓文清解釋甚麼,那些都是過去的故事了,而後面一起生活的提議也只是隨口說說,倒是沒想到眼前思想死板的人魚居然煞有其事的點頭應允了。

「老韓慢著,哥剛才跟你開玩笑呢,你還得回族裡去吧。」葉修有些錯愕,韓文清給他的感覺一直是非常有責任心,簡直負責過頭的印象,他認為這次逃脫對方定會立刻回到自己的族群裡,畢竟人魚是海洋中唯一有著跟人類社會群體極為相似的種族了,而在他看來一定曾經身居要職的韓文清,是不可能拋下族群的。

但是韓文清的眼神過於堅定,讓他都要有些懷疑自己對人魚的理解是不是哪裡出錯了。

「不能放你一個。」韓文清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在族裡的地位,暫時回去處理相關事宜是必須的,但是關於葉修,他就是認為不行放丟著他一個人過活,這種情感他也是第一次萌生,毫無經驗全憑直覺,他就是想把這個人留下。

四個月,不管對人魚或是人類而言都相對短暫的時間,韓文清認為他會對葉修上心到這般程度也覺得不可思議,仔細思索也過於麻煩,反正人魚的準則向來都是按直覺行事更多,他不介意偶爾照著準則來一次。

聽見對方的話葉修有些愕然,卻也有些被觸動到了心底的感覺,孤身一人太久,久到他都已經快要忘記被陪伴的感覺是個甚麼滋味了,這四個月以來天天找韓文清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也成了習慣,他曾經想過要戒掉這個習慣可能有一丁點困難。

但沒想到,對方把自己隨口提出的話如此認真的應對,葉修知道韓文清不會說謊,他也隱隱知道韓文清的照拂是源於甚麼樣的感情,大抵相處的這四個月對兩人的心境都有莫大的改變,只是他見韓文清壓根沒往那方面想的樣子,自己也樂得裝糊塗,仔細想了下,若是讓事態順其自然的發展也並無不可。

思及至此,葉修嘴角掛上了笑容,站起來拍了拍身上的沙子就朝韓文清走去,人魚的尾巴本來就不是用來行走的,因為行走困難韓文清早早就在離葉修不遠處停了下來,等待葉修自己靠近。

走到韓文清面前對葉修來說也不過是一下子的事情,他在那個語態堅定的人魚面前站定,然後便抬起雙臂給了韓文清一個擁抱,人魚身上永遠是濕潤的,讓葉修好不容易半乾的衣服又濕了一次。

隔著衣服透進來的涼意對葉修來說一點都不冷,反倒覺得還帶著絲絲暖意,心理上充斥著許多年沒感受過的安定,他突然覺得如果對象是這個腦子死板的人魚興許也不賴。

韓文清見葉修把頭埋進自己的胸口就不說話了,一時也拿不準那傢伙的心思,想了想便把手上的東西放下環抱住對方,然後他便感覺到那人趴著的位置傳來了細小的震動,隨即便是被悶住的聲音緩緩開口。

「哎老韓,咱倆就一起過唄。」這次認真的,葉修低聲的補了句。

「好。」





-THE END



评论
热度(15)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