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傘修一生推。
同人/原耽堆放處。
主食→傘修/all葉/佐鳴/因於聿/HQ/繁多不及被載(#

全職坑中,歡迎搭訕ლ(́◕◞౪◟◕‵ლ)

出沒常駐地PLURK:cat520612
*交流歡迎,勿直接戳友

COS囤放處(FB粉專):貓ku with Cosplay
*網址:www.facebook.com/cat520612

微博_同步更新
http://weibo.cn/cat520612

戰緣 03 (傘修/all葉)

*作者語死早

*私設滾滾來

*角色ooc

*戰事戰術苦手作者作死的節奏

*作者已邁入我流更的行列(欠揍

*關於官職作者已錯亂,考據黨勿鞭ry

*這篇大概就是講述一下興欣眾人的官職之類的,其實誰也沒真正上線(#

*本來說好要讓某人上線的,下篇唄(去吃翔吧你#




§戰緣-03 §

 

 

 

 

待韓文清離去後,葉修喚了婢女端茶。

 

金萱茶淡淡的茶香混著奶味,與煙草殘留的香氣蘊染了整個大堂。

 

他就著茶杯淺嚐了幾口,便朝著門口矗立的家兵走去,「包子,等會見著伍晨跟他說聲我進宮去了。」一邊拍著包子的肩,葉修一邊把茶杯置於對方掌心,「好咧,將軍!」接過杯子,年輕的家臣笑的一臉燦爛。

 

「至於等會若是有人來拜訪,通通說爺出遠門去了,一天半月回不來,知道嗎?」葉修有些擔憂,論武力他這個家兵已是可以跟著他上戰場了,但礙於對方思考過於飄忽,以至於葉修只敢讓他屈就於家兵一位。

 

他現在交代是交代了,只怕到時候又給出什麼婁子。

 

待對方信誓旦旦的允諾後,葉修懷著有些忐忑的心進宮了。

 

 

「小喬,麻煩幫我轉告皇上說我要求見。」葉修沉著嗓子朝著守在宮前的喬一凡道,即便是功績顯赫的他要見皇帝還是得按著來。

 

「好的,葉大將軍,您先稍等一下。」喬一凡朝對方微微唅首,便轉身進入稟報去了。

 

不消多久喬一凡便又出來領著葉修進去,坐在裡頭的陳果看見人進來了,便放下了正批改著的奏摺,開口說到:「裝呢你,都說了要來不用稟報,一凡都會放你進來不是。」

 

葉修輕笑:「可不是看著妳貴為皇帝嘛。」語落,拉開了陳果對面的椅子坐了下來。

 

「哎少貧了,不過你來的正好。」陳果停頓了下,提手磨起了墨,「榕飛之前在早朝提了件事,說兵部製出了批新兵器,你認為該配發到哪兒?方將軍上奏請示了。」

 

陳果口中的關榕飛跟方銳,一個是兵部尚書,一個是暫時被派至駐守邊塞的將軍,倆都是建國有功的人物,陳果對於他倆都是抱著尊敬且尊重的。

 

葉修沉思了下,關榕飛領著兵部又制了一批新武器的事他在打仗時也略有耳聞,至於方銳目前鎮守的邊疆確實是需要新的兵器,更遑論現在正值興欣擴張版圖之時。

 

沉默了一會,葉修才又開口:「方銳提的有理,邊疆正乏兵器援助,現在這批武器倒是可以緩一緩邊塞的燃眉之急,不過,得叫榕飛留下三分,唐柔那兒也得留一些,畢竟是御林軍、手頭裡沒點新兵器怎麼可以。」

 

被葉修提起的唐柔,可以算是他一手拉拔起來,並且派遣在陳果身邊的御林將軍,跟可以稱的上葉修親妹、並且隨著葉修從嘉世離開投身興欣的蘇沐橙,並列為興欣兩大女將領,即便蘇沐橙是副將軍,但那實力還是不容小覷。

 

「恩、我知道了,就照你說的分配下去吧。」聽完葉修的話,陳果提筆在剛剛放下的奏摺上寫下了幾筆,又蓋上了玉璽,這才算是完成了一件事。

 

「話又說回來,你今天來見我是為了什麼事?還有能別抽了嗎你。」陳果將批好的奏摺擺至一旁,才又抬頭看向已經點起菸草的葉修。

 

「哎皇上妳又不是不懂我,這菸草怎能不抽呢,你看魏丞相也抽啊!好了偏題了,我今天來找妳是要跟你稟報一下,霸圖的將軍來找過我了。」

 

「哎?那個黑面大將軍?」陳果一愣,她可還沒派兵攻打霸圖呢,怎麼人家就自己找上門來了?

 

「別想太多、人家還沒要攻打咱們呢。」

 

「只是看上了嘉世那塊土罷了,正問著我們要呢!我估摸著不只他們、其他人應該也快來了,那可是塊大餅,咱們不吃、一堆人虎視眈眈著的。」

 

陳果那因葉修前一句話才剛放下的心,隨即又被葉修的下一句話給吊起,一口氣哽在喉頭老嚥不下。

 

「那你怎還拖到現在才說!現在呢?以我們的國力鐵定是吞不下全部的,吃下來早晚有天還是得被分掉的。」陳果拍桌,本就擺在桌緣的茶杯一震之下,摔到了地上發出一震聲響碎了一地。

 

「那就分成五塊罷,一塊咱們自己併了,剩下的也不過就是那幾個國會親自找上門,至於其他小國咱們還怕打不下來?這樣一來便皆大歡喜,也不用這麼早面對其他強國攻打了。」

 

葉修神色平靜的端起茶喝著,對面的陳果倒是神色變換,擔憂的神情直寫臉上。

 

「當然也不可能這麼讓他們白撿便宜,自然是等他們找上門後故弄玄虛一番,等他們摸不清咱們意圖的時候,咱們就可以先敲他們一筆了。」

 

茶杯被放置桌上發出輕響,葉修勾出的微笑晃的陳果有些失神,她不禁想,咱們國家的大將軍,何時心如此之髒了?

 

 

 

 

 

 

                                                                                                       T.B.C


评论(2)
热度(13)

© 貓ku / 木有存稿的作死小能手 | Powered by LOFTER